您的位置:主页 > 财经 > > 正文

华尔街交易员的七大痛苦

2014-08-18 00:00 来源:转载网络

本文作者RajMalhotra曾在华尔街做了13年交易员,先后供职于美国银行法国巴黎银行和野村证券。如今他已经转型成为喜剧演员,向观众展现1%的富人的生活。原文载于CNBC网站。

最近,我见了一个多年没联系的老朋友,问他华尔街最近怎么样了。

他回答说:“啊,天哪,糟透了。没什么交易可做了,毫无乐趣可言,我连头发都输光了。这个市场让我心口疼,胸闷。老婆孩子都讨厌我。”(他经常会有点夸张。)

然后他问我,“你最近怎么样?你什么时候回来工作?我这里有个位置,你来做我的合伙人吧,这一定会很棒!”

我告诉他:“非常感谢,听起来不错,不过还是不用了。我会考虑的,但我喜欢现在的状态。而且我还是比较爱惜头发的。”

请别误会,我热爱华尔街的工作。我做了13年交易员,我享受在华尔街的每一分钟。我想念我的朋友们,以及通过交易赚到钱的狂热。但仍然有很多事是我不愿回忆的,下面就是七个最典型的例子:

1、 世界上所有的错都怪华尔街。

有相当一部分人认为,华尔街是一切罪恶的根源。曾经有一个人在我演出后找到我(我现在是一名喜剧演员),他问道:“你曾经在华尔街工作过?华尔街正在操纵政党,企图瓦解茶党和占领华尔街运动,并阴谋操纵整个体系,让所有人沦为其奴仆。”

我告诉他:“你太高估华尔街了。我们想要的只不过是更多的奖金而已。”

这又怎么了?谁不想要更多的钱呢?这个国家的每个人都希望赚更多的前,无论这些钱是来自加薪、出售房产还是乐透彩票。如果你赚到的钱比你期望的多,那么你可以将之捐给慈善机构。

2、无休止的会议。

这一点常常把我逼疯。绝大多数会议都是浪费时间。某个经理可能会说:“我们开会是为了让所有人步调一致。”这位老兄曾经是我的同事,他总是希望在周五早上6:30开会,讨论如何与客户做更多的生意。

我的建议是:周四晚上带他出去,花上500美元让他high一晚,这样我们就可以和正常人一样7:30去上班了。

3、过度的督导和合规要求。

为了防止华尔街的负面行为,监管部门的督导和合规培训变得司空见惯。我对次其实并没什么异议,但有时候这种督导和合规会变得非常荒谬。我觉得最搞笑的是“了解你的客户”和“禁止洗钱”的课程。

他们会问你诸如这样的问题:“如果你的客户带着一个手提箱来见你,里面装着1000万美元,你该怎么处理?”

当然,任何一个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答案是,立刻带着钱离开,永远也别回来。

还有这样的问题:“如果你怀疑你的客户是一个军火商,你应该怎么做?”

很显然,答案应该是:“尽一切可能保证自己不被杀掉。”

4、黑莓、彭博、黑莓、彭博。

无论到哪里,我的身边总是离不开黑莓和彭博。我夜里醒来上厕所时,第一件要做的是查看一下标普期货的走势。如果我去约会时,女孩去了洗手间,我也会很快掏出黑莓查看一下市场。

要知道,无论和谁在一起,这种行为都绝对令人讨厌。这比夸夸其谈,秀肌肉等行为都更加讨厌。

5、办公室政治。

有人说,华尔街主要是业绩导向,一定程度上这是对的。不过,华尔街的斗争也可能比美国政府更加激烈。即便你今年业绩不错,你仍然不得不保持良好的形象,你得假装对老板今年的旅行很感兴趣,还得注意将衬衫肘部的褶皱熨平,这样才能确保你拿到可观的奖金。这永远不会是非黑即白。

晋升之路则更加坎坷。如果你希望获得升职,你得像每个总统候选人那样精心准备一份自传。然后,你得和某些不那么了解你的人见面,忍受他像审犯人一样的盘问。

我第一次进行晋升董事总经理的考核时,考核官就决定,虽然我完全胜任这一职位,但仍然驳回我的申请,因为我还需要再经历一年的审核期。

6、被敲竹杠。

人们一旦知道你在华尔街工作,那么你就中枪了。无论是餐馆、干洗店还是香港裁缝,他们都喜欢向你收取额外的费用。我并不介意在必要的地方多花点钱,比如阿玛尼的西装、定制内衣和Adderall(一种提高效率的精神兴奋药物)。但我并不想因为“你是花花公子”之类的理由而被敲竹杠。

7、事后诸葛亮们。

当你赚钱的时候,人们至多和你说一句:“继续好好干!”至于你到底如何做的交易决定,没有人会关心。你究竟是通过深入分析,还是通过占卜,或是凭借灵感,这都不重要。人人都喜欢赢家,这就够了。

不过,一旦你亏了钱,你就会收到各种邮件。你得不停地解释你为什么会增持苹果,为什么会做空黄金,为什么抛了特斯拉……难道安东尼每投丢一个球,就要向球队老板、赞助商和奥巴马发邮件解释吗?

每个人对于接下来要怎么做都有着不同的想法,如果有一次看门老头是对的,而你是错的,那你可能会收到他的邮件,质问你为什么没有听他的。

文章仅代表作者观点,并不代表网站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目的在于传递信息。

责任编辑:Joyce liu

更多>>
更多>>
栏目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