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文史 > > 正文

广州百年书店“修旧如旧” 耗费4年时间

2014-02-19 12:03 来源:转载网络

广州北京路联合书店的外观。(邱伟荣/摄)

百年前联合书店的外观。(邱伟荣/翻拍)

在繁华的北京路步行街,有着红褐色外墙的联合书店显得颇为特别,这座有着百年历史的骑楼建筑曾是中华书局广州分局所在地,在经过修复后当年老楼的风貌得以延续,被业界称为“广州老屋风貌复原的一个样板楼”。而且这座建筑外墙没有任何广告招牌,在美女香车广告满墙的步行街上,可谓是“最干净”的一座骑楼。书店负责人表示,老楼独特的氛围已经为他们的经营加分不少,不再需要巨幅广告牌增加收入。

商道:深耕五年重消费体验 九成会员是年轻女性

在冬日一个温暖的早晨,记者来到北京路314号的联合书店,尽管刚刚开门,已经有几位顾客在书店里悠闲地看书。

数年来,联合书店的人气一直不错。不少专家都表示,不应该让历史建筑成为业主的负担,应该有更多的经济价值。在历史建筑的活化利用中,不能只向里投钱,看不到收益。对此,书店经理麦颖怡也非常认同,她告诉记者:“这是我们在北京路的第五个年头,经营还不错,肯定是有盈利的。其实我们的书并没有什么特别,也没有别处买不到的书,人们更多的是喜欢这里的氛围,希望寻找一种感觉。”

现在的联合书店也并不只是卖书,店内开了两家咖啡馆,一家自营,一家出租给别人;四楼售卖纪念品;五楼则是一个展厅,定期开办不同展览;六楼是一个屋顶花园,夏天午后会举办露天音乐会。麦颖怡表示:“我们主打的是20岁到35岁的年轻人群,像举办露天音乐会就是为了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实际上这类书店更受女性欢迎,从我们的会员卡看,9成是女性。”

该栋建筑的位置极佳,周边建筑上也都悬挂了大幅的广告牌,但314号老楼却非常“干净”,没有任何广告,就连自己联合书店的招牌也是竖向挂着,体积较小,显得相当低调。对此,麦颖怡告诉记者:“前几年也有人来询问,想在我们的墙面上竖广告牌,但我们毕竟是做书店的,我们的老板就说:如果是一个手表的广告还可以接受,但如果竖一个内衣广告怎么办?既然现在还能支撑下去,我们就不会考虑设广告牌。”

不过,麦颖怡也承认,近年来书店经营普遍不佳,联合书店之所以能在北京路坚持下来,关键因素在于物业是自己的,不需要租金。在2010年,314号老楼被列入越秀区文保单位。但麦颖怡表示:“成为文物,并没有在修缮维护上得到什么补助。”

修复:每一块砖都经高温烘烤 成功恢复百年前外立面

老楼被收回后,如何修复楼面成为了开张经营前的首要问题。麦颖怡告诉记者:“从2005年收回旧楼,到2009年正式开张,修复花了前后4年时间,费用达到500万元,比重新建一栋房子还耗时。”2005年之前,北京路314号是经营了近半个世纪的广州儿童书店,但该建筑因为长期缺乏维护,受损情况比较严重,必须进行大规模的修复工程才能使用。麦颖怡说:“当时只有一楼作为商铺使用,二楼以上都破损不堪,内部几乎没有什么留下来。”

新瓷片替老砖 填补墙面色差

“尽力保留历史痕迹的建筑构件”成为修复工程的指导思想,但由于房屋内部结构严重受损,能够保留的部分实在不多,修复的重点被放在了外墙上。百年前中华书局广州分局外立面是红褐色的方砖原色,但儿童书店使用时,在正面的外墙上涂了一层厚厚的土红色油漆,而且还悬挂了一个巨大的招牌。为了恢复百年前的外立面,文物专家们可谓绞尽脑汁。书店方面邀请到陈家祠副馆长李继光做顾问,总共尝试了3种方法——用铲子刮、用不含酸碱的脱漆剂擦洗,都难以恢复原有的砖色。最后,修复专家们采用了高温烘烧的办法,用喷枪对每块砖进行高温处理,直到油漆与砖面脱离,发现效果很好。

修复前的南北面墙是水泥批荡墙面,而且残破不堪。因此,外墙修复工程中除保留大楼正面的旧砖墙外,还特意根据旧砖的颜色和质地,寻找工厂制作相近的墙砖,安装在南北面墙上。现在从外面端详联合书店的建筑外墙,你会发现尽管砖块都是红褐色,但却深浅不一。顶部的旗杆墙颜色最深,是老楼原来的砖色。麦颖怡说:“这些深色砖都是当时从意大利进口的,我们后来补上的就不是砖,而是颜色类似砖效果的瓷片,尽管竭尽力量想与原来的颜色类似,但并不可能做到完全一样,现在看起来,南北面墙的颜色会稍浅。”

由于这栋老楼北面原来有一座公厕紧贴着,后来拆除后,北墙又重新补上了墙砖,所以整面北墙的颜色也有深浅的色差。麦颖怡还告诉记者:“为了尽量减少色差,在定做墙砖时,我们超额定制了一部分,并放在顶楼进行风吹日晒,以便今后进行维修时,新补上去的墙砖就能保持与原来的颜色差不多。”

正是由于外墙的成功修复,北京路314号老楼被业界称为北京路历史文化保护街区内修复得最接近原貌的建筑,被认为可以作为广州老屋风貌复原的样板楼。对比一百年前的老照片,现在的314号与当年风貌几乎一模一样。

保留栏杆花纹 内部加装电梯

经过修缮,老楼的内部已经与当年不同。为了方便读者,联合书店在内部加装了两部电梯,麦颖怡说:“在香港人看来,6层的商铺没有电梯是不能想象的,而且我们是书店,需要搬动的东西也比较重。”但在这样一栋房子里装电梯并不简单,需要打电梯井,麦颖怡说:“当时我们向相关管理部门进行了申请,经过评估后,安装电梯仍在房屋的承重范围内,不会影响房屋结构。”

为了尽量保留为数不多的内部历史痕迹,修复者们在楼梯栏杆和窗户上下了不少工夫。经古建筑专家调研,这个老屋的窗户造于民国时期,楼梯栏杆有特制的“中”字花纹。由于前楼梯栏杆木扶手已经严重受损,有些甚至不复存在,故唯有按照原扶手的样式,修复和补充各楼层的已残缺扶手,尽力保持建筑物的楼梯风格。

掌故:百家书店云集北京路 鲁迅想开店都没地儿

这家开在骑楼里的书店,从一般人角度来看,布局算得上有些奇怪——整个房屋结构呈中间窄两头大的哑铃形,穿过整个书店需要走过两个两三级台阶高的小坡。对此,书店经理麦颖怡表示:“据说当初修建这栋楼时,屋主和周边的邻居有矛盾,开始只买到了前后两个地块,建了两栋独立的房子,后来才把中间的地买下,将前后两栋楼连接起来,所以布局成了现在的哑铃形。”

为何联合书店会选择在北京路开店呢?麦颖怡表示:“不少人问过我们这个问题,其实很简单,因为这栋楼原本就是我们的。”实际上,联合书店的母公司是香港联合出版集团,这个集团的前身是由三联书店、中华书局和商务印书馆3家著名的图书出版机构所组成。

上世纪40年代的汉民北路(现北京路)是著名的书店一条街,云集了开明书店、光明书局、世界书局、商务印书馆、中华书局等大型书局的分局,还有不少像南光书店这样的小书店。对广州书店历史很感兴趣的麦颖怡告诉记者:“北京路最辉煌的时候,登记在册的书店有100多家,鲁迅曾想在北京路开家书店都没有地方。”

专家:骑楼街应该限制巨幅广告牌

对于北京路骑楼街的保护和利用,广州大学建筑与城市规划学院教授杨宏烈认为,北京路过去拆得比较多,骑楼街很多已经不连续,非常可惜。而且大量的巨幅广告把整个骑楼都遮住了,骑楼街的风貌也受到影响。杨宏烈说:“北京路当年就是商业街,但商业街不意味着广告就该铺天盖地,像日本的商业街就没这么多广告,而且北京路作为很有历史文化底蕴的商业街,对巨幅广告更应严格管理。”

实际上,2012年实施的《广州市户外广告和招牌设置规范》对骑楼户外广告的设置有着严格规定,例如,规定“对于底层以上有出挑结构的建筑(包括骑楼),户外广告应设置在廊道内侧和出挑结构以下,户外广告的下沿不得低于门楣上沿,且总高度不得大于3米;骑楼立柱面及立柱间不得设置任何形式的户外广告”。但在实际中并未得到严格执行。

杨宏烈同时认为,骑楼建筑应该忠于原来的色彩,立面造型要按照传统模式修旧如旧。至于投入问题,杨宏烈认为,如果是文物古迹,国家就应该拿钱出来维修;如果是像骑楼这类历史建筑,可以采取政府、业主和开发商三种投入模式,“个人修不起,政府应该给予一定补贴,这在国外的历史建筑保护中已经很流行。此外,还可以让开发商来修,出租或者产权转移。但开发商来维修,不是彻底拆掉后重建,应该修旧如旧,保护建筑的形式,在历史街区不能再搞房地产开发。”

更多>>
更多>>
栏目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