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报刊 > > 正文

多家主流电商齐涉售假风波

2014-07-29 00:36 来源:转载网络

为何伪造的品牌授权书、海关关单均可逃过各大电商审核?

为何电商平台售假成为顽疾?

■新快报记者 陈庆麟

“我们从不卖假货,但是我们不厌其烦地被质疑。必须想出一个方法解决这个问题。”去年7月31日,聚美优品推出“真品联盟”化妆品防伪码体系时,聚美优品高级副总裁刘惠璞曾这样说道。但在一年之后,聚美优品却再度陷入“售假门”的漩涡。

昨日有媒体报道称,聚美优品涉嫌“知假售假”,并表示包括聚美优品、亚马逊、1号店、国美在线、走秀网等在内的多个电商平台,所售卖的奢侈品都存在不同程度的假货问题。售假顽疾如悬在不少电商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随时给予他们致命一击。

奢侈品品牌授权书均为伪造

这次被曝光的售假源头是一家名为祎鹏恒业的聚美优品供货商。据媒体报道,祎鹏恒业公司从浙江、深圳等几个商家处购买的高仿表,加上额外购买的包装盒,每块进价在200元-400元之间,而这些配对后的名表最终流入到中国的主流电商平台上,以促销的方式销售。像聚美优品6月15日那一轮的名品特卖中,隐藏在Armani与Burberry两个品牌背后的正是祎鹏恒业,原价五千元当时2-3折出售的名表占了两品牌商品的半数以上。

根据祎鹏恒业内部文件显示,其在国美在线命名为“百纳奢品”,亚马逊则是“恒业奢品”,而1号店平台上的网店则干脆为其公司的名字。

至于如何躲过电商平台的审核,该报道称,祎鹏恒业无论是Armani、Burberry等各个奢侈品品牌的授权书,还是能证明这些奢侈品是“海外购”产品的海关关单,均系其用PS软件伪造的。该公司通过扫描其它公司的授权文件以及海关关单,通过修改日期及公司名称等方法,将自己的公司渠道“移花接木”为正式授权,并从海外进货的正经渠道。

经记者调查,大量类似于祎鹏恒业这种名字的小型贸易公司存在于各大电商平台之中,而且电商平台并非不知情,但由于这样的货物价格比较便宜,能给电商平台带来大量的人气,同时又因为不是电商平台自己经营,就算被发现也能撇开关系,属于互相利用。

各大电商下架涉事供应商商品

祎鹏恒业被曝光以后,各大被提及的电商公司纷纷发表声明和祎鹏恒业撇清关系。

聚美优品发布声明回应称已启动紧急调查,已关闭“祎鹏恒业”的店铺,并将其所有商品从第三方平台紧急下架停止发售。聚美优品强调,在针对第三方平台商户的资质审查过程中,祎鹏恒业曾出示完整的营业执照、相关商品授权书、相关货物进口报关单,以及与多家电商合作的资料。“我们正在对这家公司的资质、货源进行彻底重新调查。”

1号店则回复新快报称,从未跟报道中提到的“祎鹏恒业商贸有限公司”建立合作关系,“祎鹏恒业”也从未在1号店平台销售过商品。1号店对入驻商家采取“3+X”的管理方式,即前期的资质审核、品质及促销规范、日常交易及售后过程监管,另外针对不同品类特性会增加针对性的监管措施。商家入驻除了要接受第三方资质审核,还需要提供相应的授权文件及产品检验报告等多项证明材料。

电商售假已泛滥成灾

事实上,电商的奢侈品售假问题并非现在才出现。知名电商评论人士鲁振旺表示,奢侈品绝对是电商假货的重灾区,涉及名酒、名鞋、名包、名妆和名表,在国内有完整制假售假链条。“几乎所有电商都曝出假货消息,可见泛滥之重,说实话,我是不敢在网上买名牌的。”

以这次被曝光的聚美优品为例,早在去年其和乐蜂大打化妆品促销大战时便身陷假货风波。一位自称“聚美优品前员工”的网友在天涯社区爆料称,聚美的大牌化妆品出自广东某山寨专业地,假货比例高达90%,帖子还出示了部分聚美优品的采购单。而《中国质量万里行》在去年3月13日也发表文章称,其投诉部已接到60多位网友投诉聚美优品“301”周年庆活动,网友反馈该活动的发货环节、产品质量等方面存在种种问题。今年3月19日,央视财经频道《经济半小时》栏目曝光,亚马逊和当当部分化妆品并非来自官方渠道,而当当和亚马逊出售的雅诗兰黛一款化妆品被鉴定为假货。

2013年发布的《中国化妆品安全指数报告》显示,根据100多个著名化妆品公司所公布的中国电商销售总供货量与实际的销售数量对比,可推算出有超过20%的网络销售化妆品为假货。

三大原因使电商售假屡禁不止

■分析

值得注意的是,有关部门早已注意到电商售假的问题。国家工商总局今年6月19日就发出通知,决定于7-11月开展2014红盾网剑专项行动,严厉打击通过互联网销售假冒伪劣商品和侵犯商标专用权行为。但为什么在风口浪尖之际,仍有电商甘愿冒风险?

第一,没有解决货源问题是中国奢侈品电商的硬伤。业内人士指出,目前国内的奢侈品电商平台能从品牌商手里获得真正授权的微乎其微,大部分是通过海外代购或从经销商、代工厂、奥特莱斯等渠道中“扫货”的方式来进货,这样就造成了货源的不稳定以及被国内授权代理认为是“假货”的情况出现。

第二,高额利润也驱使着一些商家铤而走险。有业内人士指出,在大量投入品牌宣传、实体店运营的情况下,很多奢侈品的毛利仍高达80%以上,而仿制品因为没有这些投入、其毛利甚至远高于此。以一款真品零售价格10000元的箱包为例,如果制假的成本在100元,包装成本在50元,各种资质证明和仓储均摊成本20元,物流成本30元,那么,它的整体毛利润将达到恐怖的9800元——利润率98%。即便采用通常的打折促销,按照最有诱惑力的3折计算,其利润依然可高达2800元,收益是成本的14倍。

第三,电商对于流量的需求,也助长了这些售假行为的滋生。有业内人士指出,电商烧钱打广告的成本并不是小数目。即便是天猫这样的龙头电商,获取一个新用户的成本也在100元以上,更不用说其他没有任何流量来源的网站,但由于这样的货物价格比较便宜,能给电商平台带来大量的人气,同时又因为不是电商平台自己经营,就算被发现也能撇开关系,属于互相利用。

电商卖奢侈品死路一条?

■出路

事实上,上述问题迟迟没有解决,让奢侈品电商这个市场看似蓝海,但仍有一大片网站已经牺牲在前。品聚网、佳品网、呼哈网等以奢侈品电商为定位的公司纷纷倒闭。在今年5月份,一向十分高调,上线仅一个月就获得千万美元投资的国内著名奢侈品电商尊享网也轰然倒塌,彻底结束网站运营。

由于货源限制,导致奢侈品电商渠道的进货成本与传统渠道基本处于同一水平,加上电商烧钱打广告的成本,在与线下传统渠道的成本竞争上,并不占优势。

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主任曹磊指出,货源问题、衍生假货泛滥的担忧、购物体验缺失、价格方面的制约等都是压在奢侈品电商头上的大山,尤其是来历不明的货源,可说是所有奢侈品电商网站的硬伤,甚至很有可能止步于此。

有消息称,在聚美优品这次被媒体曝光后,聚美优品开始寻找内部的一些工作疏忽与漏洞。其公司CEO陈欧甚至在高管会当场暴怒宣布“剁掉整个奢侈品部门”,并质问在场高管“只审资质文件有什么用”。该消息称,此事过后,聚美优品对第三方商铺奢侈品生意的信任度可说降到零点,彻底重构这一块的业务模式,向自营转变的可能性很大。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网络营销中心主任单仁认为,未来的电商,首先要改变模式——线上营销,线下成交。奢侈品的线上平台一定要有自己的特色,所谓的特色,前期是从品类切入。

律师观点

互联网法律专家赵占领:聚美优品需承担消费者的赔偿诉求

对于聚美优品货品供应商售假一事,赵占领表示,因为聚美优品并不是第三方交易平台,而是B2C平台,合同的双方是聚美优品和消费者之间,因此聚美优品已经构成了违约。由于聚美优品并没有按照合同约定交付给消费者正品,因此,对于消费者的赔偿诉求还需要由聚美优品来承担责任。

“至于聚美优品是否构成欺诈,则还需要看平台是否知假售假。”赵占领表示,祎鹏恒业向聚美出示的各个奢侈品品牌的授权书,以及“海外购”产品海关关单,均系其用PS软件伪造的,这可以成为判读聚美优品是否知假售假的重要因素和证据。

赵占领强调,聚美优品在审查供应商的资质和产品授权方面是否尽到了一个相应的审查义务是尤为重要的。如果聚美优品尽到审查核实的义务,就是对售假不知情,不会承担欺诈的法律责任;不过,虽然聚美优品可能不存在欺诈的嫌疑,但也已构成违约的问题,消费者可以要求退货、退款、更换正品等。

更多>>
更多>>
栏目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