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主页 > 财经 > > 正文

A股粉饰业绩补贴有瘾 企业家向总理疾呼公平(附股)

2014-08-30 08:01 来源:转载网络

 

本报记者安丽芬广州报道

政府补助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对企业的发展功不可没,另一方面也导致了市场很多乱象。

7月14日,在李克强总理主持召开的经济形势座谈会上,企业家喊出了“不要补贴,要公平”的声音。格力电器董事长董明珠说:“我们不需要国家的产业政策扶持!只要有公平竞争的环境,企业自己就可以做好!”东方希望集团董事长刘永行说:“我们不需要政府补贴,我们就希望公平!”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根据同花顺Ifind数据统计,2014年上半年,净利润为正、但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下称扣非后净利润)变为负的企业,有131家,其中因政府补助而扭亏为盈的有73家。再把镜头拉长至2011年至2013年,净利润为正、但扣除非经常损益后的净利润变为负的企业分别为106家、242家和290家,而因政府补助而扭亏为盈的分别有57家、106家和108家。

其中有多家上市公司已连续3年扣非后净利润为负,它们长期依靠政府补贴才避免退市的命运。

对于这类政府补贴在净利润占很大比例,甚至赖以扭亏为盈的企业,南方基金首席策略分析师杨德龙表示,“其投资价值将会大大缩水”。

经济学家、北京工商大学证券期货研究所所长胡俞越也指出,地方政府通过补贴来保壳的行为扰乱股市正常秩序,有违市场公平原则。

补助成“扭亏法宝”

在各种名目下,政府发给上市公司的补贴起到了“增厚业绩”作用,金额动辄是净利润的50%以上,甚至达到几十倍,有些作用更是达到扭亏为盈,避免企业披星戴帽甚至退市。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目前已披露半年报的上市公司有2282家,其中净利润为正的有1788家。其中政府补助是净利润1倍以上的有111家,政府补助占净利润比例在50%-100%之间的有111家,在20%-50%之间的有256家,在10%-20%之间的有293家,在0-10%之间的有1017家。

净利润与政府补助最悬殊的三家上市公司是海伦哲(300201.SZ)、太化股份(600281.SH)和曙光股份(600303.SH),它们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分别为12.24万元、126.15万元和218.71万元,而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分别高达998.75万元、2750.98万元和3925.11万元,是各自净利润的81.62倍、21.8倍和17.95倍。

在专业证券研究人士看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非常重要。杨德龙表示,“研究员、PE在研究公司估值时,一般都会剔除非经常性损益,除非是对公司产生可持续的利润。”

上述高级投资经理表示,扣非后净利润这一指标非常重要,因为政府补助、拆迁补偿等非主营收入有时候会很大,尤其是大型企业、国企、传统企业等。

依照会计算法,“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扣非后净利润+非经常性损益”,而非经常性损益包括出售资产收益、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等。因此,如果扣非后净利润为负,而净利润为正,且“扣非后净利润+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金额”为正时,那么政府补助是其扭亏为盈的“依赖”。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剔除重复的上市公司后,在3年半的时间里共有278家上市公司通过政府补助扭亏为盈,其中有8家ST股,包括*ST昌九(600228.SH)、*ST吉炭(000928.SZ)、*ST民和(002234.SZ)、*ST天威(600550.SH)等。

今年上半年,扣非后净利润为负、但是依赖政府补助净利润超亿元的上市公司有3家。中国国航(601111.SH)、新兴铸管(000778.SZ)、万通地产(600246.SH)今年上半年的净利润分别为4.74亿元、5.07亿元和4837万元,而其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为-771.6万元、-3427.55万元和-994.48万元,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则达到了8.18亿元、3.97亿元和1.18亿元;另外黑牛食品(002387.SZ)、安凯客车(000868.SZ)、华灿光电(300323.SZ)、德豪润达(002005.SZ)、华菱钢铁(000932.SZ)等也依赖政府补助扭亏为盈。

以华昌化工(002274.SZ)为例,2013年其扣非后净利润为-6023.49万元,而其因“计入当期损益的政府补助”达9656.52万元而扭亏为盈。因为其2012年亏损7941.61万元,如果2013年没有得到巨额补贴,其将会被“ST”。

有违市场公平原则

政府补贴对于企业发展、产业扶持等正作用不言而喻,但是却又带来不少副作用。

南方一家家电上市公司副总裁对董明珠的话颇有同感。“当初家电下乡补贴政策出台时,家电行业正值淘汰落后产能,剩下一批有竞争力的家电企业。可是补贴政策出台后,便有不少本来活不下去的中小家电企业存活了下来,搞价格战等恶性竞争,扰乱了整个家电市场。”

上述副总裁进一步指出,可以说补贴政策的出台减缓了淘汰速度,给品牌企业造成不公平的竞争环境。

东北某券商一位研究员出身的高级投资经理指出,“对于地方政府来说,只要企业税收和政府给予的补贴能够持平就不算赔,起码还能解决当地就业问题。所以政府给予补贴是有动力的,再比如一些老企业搬迁后需要进行老城区改造,政府也会享受部分收益。”

跟政府补贴政策减缓家电行业优胜劣汰一样,其也延缓了不少业绩不济上市公司的退市进程,有些上市公司甚至连续多年对补贴养成了依赖。另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大唐电信(600198.SH)、歌华有线(600037.SH)、深康佳A(000016.SZ)、艾迪西(002468.SZ)等7家上市公司2011年-2013年连续三个会计年度扣非后净利润为负,而依仗政府补助后净利润转正。否则,如今已徘徊在退市边缘。

胡俞越指出,我国按照市场化原则建立证券市场体系,有进有出才正常,现在是“只进不出”,因此给IPO造成很大压力。“出”的路径有很多,比如连续多年亏损就应该退出股市。但是临近退市的上市公司,地方政府却通过补贴保壳,这就违反了市场的公平原则,另外对投资者也是不负责任的。

上市公司通过补贴提振业绩甚至扭亏为盈也令专业投资人士“心生芥蒂”。“通过政府补贴扭亏为盈的上市公司本身价值就会缩水,因为政府补贴不一定持续,一旦政策变化,补贴可能就没了;另外通过政府补贴扭亏为盈的上市公司,其本身的盈利能力不强,对这类公司的估值就会偏低。”杨德龙说,如果补贴不合适,就会令行业停滞不前、不愿意创新、不愿意发展,如果是落后产能企业就会造成保护落后,对一些创新企业产生抑制作用。(记者邮箱:[email protected])(编辑卜坚庞华玮)

最新
推荐
栏目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