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泉州美食

德扑能教你的东西可能比整条华尔街还多:冷静反思、凝视失败、看见他人

关注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这是秦朔朋友圈的第2403篇原创首发文章 在许多人的想象里,赌徒一定是极度狂热、投机主义、盲目的代表。但也许那些顶尖的赌徒会颠覆你的想法。…

特别提醒:

 ▶ 请点这里领取 最新优惠券 

 ▶ 如果优惠券过期未找到宝贝,请进 裸价网首页 


  • 关注秦朔朋友圈,ID:qspyq2015
  • 这是秦朔朋友圈的第2403篇原创首发文章

在许多人的想象里,赌徒一定是极度狂热、投机主义、盲目的代表。但也许那些顶尖的赌徒会颠覆你的想法。
最近一本美亚畅销书《对赌 : 信息不全时明智决策的艺术》揭示了他们训练自己的方法。他们的求真、无论胜负后复盘的精细程度、他们对情绪和自我的强控制能力几乎到了反本能的程度。
其实许多企业家和投资人都是德州扑克爱好者。据传柳传志、马云、吴世春、陌陌唐岩等都是德扑爱好者。投资大师彼得林奇说,“德扑能教你的东西比整条华尔街还多。”
“对赌”是对人生决策的浓缩
为什么投资大佬会偏爱德扑?答案很可能是,德扑有时候是对生活现场的深度映射。
首先,德扑会让你感受到情绪上的大幅波动。人生的跌宕起伏往往以年计,而德扑的输赢在分秒间,一个小时内会快速经历急剧的心理波动,大悲大喜会不断冲击人的内心。这会让人的内心被洗磨得平和。
其次,德州扑克是一种高密度的决策训练。玩一手扑克大约需要两分钟,在这一过程中,会碰到多达20次的决策机会。在职业扑克赛场上,每一个动作都关乎胜负,一场涉及到的财务后果常高于一套三室住宅的均价。他们必须在高度压缩的时间框架内对多项具有重大财务后果的问题进行决策。
投资圈大佬吴世春是一个可以与世界级牌手比试的高手。天使投资项目成功率只有4%,而吴世春8年就投出2个1000倍以上回报的项目,创立的梅花天使,命中率也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看起来德扑中得到的训练对他颇有帮助。因为吴世春经常用德扑来向创业者说明如何做商业决策,比如“在德州扑克里面,浅筹码很好打,拿到好牌就ALL in;深筹码时技术就非常关键,要保护自己活下来的机会,即使在好牌被bad beat时依然要有翻身的机会。”
许多人在成年许久后才回过神,有几门直接关系到人生质量的课,学校里没有教,值得投入精力认真补课,比如:思维与决策、识人、财富配置等。决策完全是一门独立和需要训练的课程。
安妮·杜克是认知心理学博士,利用心理学知识优势与顶尖扑克手交流,她很快成了传奇职业扑克冠军,她发现德州扑克本质就是高密度决策游戏,因而总结出许多关于决策的技能。
世界冠军在小饭馆里的冷静
那么,什么是顶级扑克手训练决策的方法呢?首先是让自己的经历变得有效,只有复盘,会让你的每一次博弈都进入学习循环。
菲尔·艾维(Phil Ivey)是世界上最好的扑克玩家之一。他自从20岁开始,就赢得了一系列名誉:顶级现金桌玩家、顶级锦标赛选手、顶级单挑赛玩家、顶级混合赛玩家……在任何规则、形式的扑克牌桌上,他都是一名顶级玩家。
2004年,安妮·杜克的哥哥为一场锦标赛决赛提供电视直播评论。艾维在那场众星云集的决赛中势不可当地击败了每一个对手。取得胜利之后,两人一起去吃晚饭。
在吃饭的过程中艾维解构了决赛中每一个他认为自己可能出现的失误,并针对每一个战略决策询问杜克哥哥的看法。在这种的情况下,一个普通的玩家可能会利用这个机会来谈论自己的出色表现,并因为取得胜利而沾沾自喜,但是艾维不是这种人。对他来说,从错误中学习的机会比庆祝自己的胜利重要得多。
他刚刚在一场漫长的世界级扑克竞赛中赢得冠军以及50万美元的奖金,但他只想和另一名职业玩家讨论如何才能做出更好的决策。
这是属于高手的平静和精进。正如小说家和哲学家阿道司·赫胥黎(Aldous Huxley)所言:“经验不在于一个人经历了什么,而在于他如何有效利用他的经历。”
克服“自利性偏差”,才能看到自我
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深度复盘。除去拒绝复盘的身心懒惰,更重要的是,很有可能即便复盘了,因为自身的局限,也让自己其实并不明白当时真正发生了什么。
《怪诞行为学》作者丹·艾瑞里说:“我们应对结果时通常是这么做的:把好的结果归功于自己,把坏结果归咎于运气,所以我们自己并没有错。”
比如,觉得新的创业团队对手能切下市场是因为他们媚俗没坚守;工作里项目推进有难度,就怪合作伙伴不太给力。反过来,赢了的时候,就认为自己不存在任何问题,完全忘记了过程中的幸运和侥幸。但是,这样做的结果是,我们无法从经验中进行有效的学习。
这种普遍的归因误差,背后的原因很简单。我们需要一个积极的自我叙事,来让我们感到对自己满意。因此我们不愿意反复回想自己错误的瞬间,并直视和斟酌那些构成错误的细节,心理学称这种偏差为“自利性偏差”(self-serving bias)。
那么如何避免“自利性偏差”?
在职业生涯初期的一次比赛休息时,安妮·杜克见到了埃里克(几乎是有史以来最出色的扑克玩家之一),她开始向他抱怨自己因为坏运气而输惨了。
他说,“我不想听。我并不是有意伤害你的感情,但是如果你对某一手牌有疑问,你可以问我打牌的策略问题,一整天我也不介意。我只是认为把手气不好之类你无法控制的东西拿来当作聊扑克的主题是毫无意义的事情。”
他的回答代表了顶尖扑克手的一种沟通风格。不谈运气,只谈每一步决策过程里当时的决策质量,不过分看重胜败,正如冠军之夜仍在小饭店复盘失误的菲尔·艾维。
事实上,扑克高手们有个帮助自己决策的利器——组建一个小团队对决策进行交流,安妮·杜克称之为“求真小组”。这堪称一个智力开挂组织:在这个小组里,他们修改了通常追求和谐、安慰人心的社交规则,采用了相反的手法——直接说出真相。大家直入主题,以求真、客观和开放的想法,帮助每个人复盘他们的牌局。
强者时常殊途同归。桥水基金创始人达利欧,是世界上最赚钱的私募基金创始人。他说,“我现在只能回忆起那些失败的交易。”这是强调要从错误和痛苦中学习。
达利欧来中国演讲的时候讲过关于自己的一个小故事。“我要告诉大家一个故事,这个故事是关于我个人的。其实这是我曾经犯过的一个最可怕的错误”。达利欧讲的是1981-1982年的故事,那时他原本以为成功预测了一场因墨西哥违约引起的美国经济危机,发表了大量观点,并且被国会、媒体邀请阐述自己的预测。然而他失败了。
这次失败的代价是破产。破产到了要向父亲借4000美元,卖掉了第二辆车,公司桥水也走得只剩下他自己一个人。为了养家,他甚至想过是不是应该“打起领带去华尔街找一份差事”。
这场可怕的错误深深影响了达利欧,他日后在风靡全球的那本《原则》中倡导“极度开放、极度求真”,来发现可能的漏洞,与这场失败不无关系。
达利欧不仅在演讲的时候谈论这段经历,还常常在现场放一段当时年轻的自己夸夸奇谈的“打脸”视频。这边,已一头白发的达利欧笑着说,“我看了自己的录像,我自己都挺尴尬的”,但他还是选择深刻地凝视失败。
最近,周航写了一本书来反思创立易到中的得与失。他在一篇出版后的文章里写,有一些媒体和朋友问我,你怎么会有勇气去写这么一本书?
他理解这些提问者的潜台词是,在中国这样一个国度,怎么会有人如此大方地谈论失败。周航的回答是:“写了我就真正彻底地放下了”,“面对这样一段血淋淋的创业经历,当我真正用书这样一种形式把它写出来以后,我就真正地面对了它,接受了它,进而解决了它,从而彻底地放下了它。所以这样一段不算成功的经历,我不再耿耿于怀,对过去犯下的错误我也不再懊悔自责,面对未来我也不再恐惧新的失败而驻足不前。”
是的,也许求真团队会让你感到痛苦和辛劳,而一个其乐融融的社交场合则让你春风拂面。但是真实的世界并不围绕我们的判断运转,并且像德州扑克一样包含不可控制的运气成分。我们能做的,是勇敢凝视失败,直视真相,才有可能做出获胜概率最大的抉择,在长期博弈中赢得胜利。
和看见自我同样重要的,是看见他人
凝视失败是看见自我的一种方式,看见他人也同样重要。
在生活和扑克游戏中,更多时候我们在等待决策。在扑克游戏中,玩家们做的大部分事情就是观察。经验丰富的玩家只有20%的时间会选择出牌,另外80%的出牌机会,甚至在第一圈下注结束之前就被放弃,这意味着大约80%的时间是用来观看其他人打牌。也就是说,观察别人打牌的时间相当于自己出牌时间的四倍。
在这些时候,是我们从另一个角度学习的绝佳时期。我们可以站在他人的位置上试着做判断,从他人的决策风格和决策结果中,提高自己。但太多人浪费了这种机会。
杜克发现,在牌桌上,评估他人时就把标准和评估自己时比,掉转过来了。对于其他玩家的胜利没有给予足够的肯定(或者反过来看,对于其他玩家将我击败的表现,我没有给予肯定),而且很容易会把他们的失误归咎于他们糟糕的表现。
生活中,当同事获得了晋升而我们没有,我们是否承认他们比我们更加努力,升职实至名归?不,那是因为他们拍老板的马屁。类似这种简单的判断让我们像瞎子一样,错过了眼前本不复杂的真相,也错过了成长的可能。
比如说,快手最开始是以“乡土猎奇”的形象进入公众视野的。许多从业者对其不以为意,觉得内容混乱。直到拼多多等APP同样在争议和保留中崛起,人们才醒悟过来。
这两个软件背后,都是浩浩荡荡的互联网用户下沉中,那些被遗忘的三四线城市和小镇人口。它们都是一轮结构性流量红利的一部分。真相已经出现时,往往不被看见,哪怕它在常识中。
打破对自我的欺骗性认知是反人性的,甚至是痛苦的,只有以这种反人性的视角,才能消除偏见,才能真正的判断他人和对手的成败;只有真正看清他人和对手的成败,才能从他们的决策中学习。能做到这点的人非常非常少。
小结
德州扑克正像我们所有人正投身于中的生活一样。我们不会因为热爱自己的想法而赢得牌局,赢得牌局依靠的是:为求更准确地反映世界,而对信念和判断进行校准的不懈努力。
企业家的冒险和赌博的区别在于,赌博只是在一个微缩的试验场,而作为企业家,需要走向更加广阔的真实。在更加复杂、变量更多的世界,面对不确定做决策,并为了决策的胜利不断地付出具体而微、日复一日的努力,并且承受风险,等待结果。

「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 」
「图片 | 视觉中国」

秦朔朋友圈微信公众号:qspyq2015
商务合作:[email protected]
投稿、内容合作、招聘简历:[email protected]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泉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sgwd.com/abc/378.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