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泉州医院

给安——关于自由/染蓝安:我回来了,越过

给安——关于自由/染蓝安:我回来了,越过这初夏正午的阳光,一路上我都在想,该告诉你些什么,告诉你她们说我这个数值高了那个数值低了吗?我看得到深红的血被抽到管子里,我奇怪静脉血这种深…

给安——关于自由/染蓝安:我回来了,越过这初夏正午的阳光,一路上我都在想,该告诉你些什么,告诉你她们说我这个数值高了那个数值低了吗?我看得到深红的血被抽到管子里,我奇怪静脉血这种深深的颜色,它们暗淡,是因为不新鲜了吗?这样的事情让我厌倦,可是不敢轻易说出来,这样的事情没有人会喜欢,但大家都在一步一步按部就班,你为什么不能够呢?还有那些数字那些结果,不符合标准就该进一步检查或者纠正,她们说“治疗”。从8.1到7.8,0.2就是允许和不允许的距离了,想到这里我开始想另一个美好的词:自由。我们讨论过这个词,在我一再对你说向往翅膀的时候。你微笑着说,“如果你真如想象里的轻盈。”你总是如此,执意不肯给我做梦的时间,那时候辩白着,难道连偶尔做梦的自由都不可以给我吗?你给我看你的冷酷:不,如果做梦可以让你真的愉快,也许可以——但你能肯定做梦会真的让你愉快吗?你又在一针见血了——因为我的骨臂是坚实厚重的,永远无法变得中空起来,所以该好好地盯好眼前的路,不该垂涎鸟的翅膀——你叫我安分守己,我知道你在担心我只顾了看天,因为爱。所以我不自由,因为你,因为他,因为他们的爱。爱的代价是自由,人不该在爱里向往自由,是吗?才看过电视里王石爬乞力马扎罗,一个朋友就告诉我说过几日计划动身去西藏了,去年他去新疆,回来讲他和三个伙伴赤身裸体爬天山,据说只是穿了袜子和鞋子,还和你笑过他居然有勇气把那样的照片拿到图片社去洗。王石说,生命在于行走,我如何才可以那样鲜活起来呢?那不是鸟用翅膀在做的事情,不需要中空的骨。可是也有理由放弃,比如体力,比如背上的牵挂,还有别人的故事。摩卡行走的代价是残疾的身体,父母的房子,还有被世俗安排的前途,从难以思议的自由到难以承受的束缚,从脱俗到世俗,看着她的文字我知道那是一种交换,用风险去交换感受,我大概没有胆量这样去换了,不是大概,一直都没有。你大概在笑我自相矛盾了吧。昆德拉说过,“人类的时间不是一种圆形的循环,是飞速向前的一条直线。”别人的经历都不是可逆的,好在我可以接纳他们把这些经历换来的感悟奉送给我,让我不必一宗宗全部尝过。如此说来我似乎不惭愧自己胆量平庸,一直以来一直在选一条平坦的道路,我总看见得你走在我前面,不远处。也许有一天你们都不再爱我,我便自由了,只是我肯定,那不是我希望的结果。如此说来,我心安宁了,那原本就是我选的,我要的,我坚持着不肯放的,还要叫什么不甘。你看,我已经把自己说服了。安,午安。2005.5.19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泉州新闻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nsgwd.com/abc/172.html

作者: admin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17606039427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