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疫情时代的诗歌|乡村与城市的复调:裴俊兰与幽燕诗选

裴俊兰,河北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于《诗潮》《绿风》《山东文学》《齐鲁文学》《诗选刊》《飞天》《国际汉语诗坛》《大沽河文学》《稻香湖诗刊》及台湾《秋水》《心脏》《人工岛》等诗刊。现居张家口梁太庄。1.…

裴俊兰,河北作家协会会员。作品发表于《诗潮》《绿风》《山东文学》《齐鲁文学》《诗选刊》《飞天》《国际汉语诗坛》《大沽河文学》《稻香湖诗刊》及台湾《秋水》《心脏》《人工岛》等诗刊。现居张家口梁太庄。
1.没有乌鸦的麦田
五月的麦芒顺风如兰
麦地挺直正午的腰身
投下的影子
极像路过的那个女子
走一步,摇三摆
乌鸦还在非洲的天空
刚刚起飞
村庄在阳光与麦地的尽头
几乎消失
卑微的守望者
嚼着麦粒
半是青涩,半是羞涩
流云和黄昏等待作画的人
油画前停下来
当麦田由青变黄的某天
2.漫长的夜
冬天的羊群
黑羊毛,越来越厚
大风鼓舞了飞雪
伤是自己的
树叶一个筋抖翻到守夜人跟前
看他拧松了酒瓶盖
一个又一个时辰
完成我们的寒冷
探照灯不停地巡视高铁工地
从怀安的南山腰照到万全的北山岭
漫长的夜,跨过洋河。也许
盗贼大着胆也找不到机会出手
也许什么也没有,漫长的夜
也许我想得太远,离黑暗太近
漫长的夜,叠加在一起
时间镀上光芒
一把金剪刀
一把剪不断雪婴儿脐带的金剪刀
一把剪不完厚厚黑羊毛的金剪刀
3.冬天的一点点幸福
想过歌唱
也想到了饥饿
风骨傲人的枝头
孤独与时间老去无关
我有你不敢相信的翅膀
如果将春天放在心上
也会与颜值齐飞的小花扑面而来
寒冷的冬季,一碗浓浓的热汤
润着你的喉咙,户外
麻雀们反复咽下口水
它们等待万一幸运来到身边
冬天的一点点幸福
就是穷人逮着个好天气
就是十来只麻雀
在阳光满满的枣树上,眺望
两只小小的虎猫
爬上附近的另一棵枣树
隔着草莓丛咪咪地注视
就这一点点幸福
屋里的人啊
4.雪之典
每一朵雪花都是个小精灵
风来了也不能拆散它
隆冬里
再大的风也刮不出张北高原
再大的雪飘进体内也只剩下一朵
有时它大如云席,
盖在淖儿上,懒月
有时它小如半点燕麦片
沾在草原人胡须上不愿下来
打马过草原,过沙漠,过心里的坎
与狼共舞的雪花
与蛇绝缘
谁想完美,谁就亲近野狐岭
沿冰体滑落的,不是贪婪的那一朵
那一朵永远是不可超越的自我
它大于权力的决心
云雾下
湖蓝色帐篷浅草光亮
睫毛上,明眸里
映着那只墨蓝的雪豹
桔红色哈达缠绕羊角的力
裸奔的雪山宛如巨人
枯树睡于雪水中
我看见悲伤,走远
冷峻的雪
塞北的男低音
它君临,美如大地
5.解冻的时光
隔着那场碧蓝的雪
一颗成熟的果实,旁边
还有夭折的另一颗
它要美,如同你要月光
它要高贵,一如你选择策兰,佩索阿
心有抵抗力量
承载雷鸣也占领废墟
向枝头的新芽致意
一颗成熟的果实,初升的太阳
重又扳回黎明的方向
一树樱桃被打造成热血青年
而弦月,上弦月摇动两片浆
分裂露珠和雨滴的自我
偶尔零散的星星
投下孤石的背影
6.绵软的冬
这里的寂静,想不出的寂静
我握紧拳头,深呼吸
棉手套,冬天的棉手套
寒风来了,寒风走了
芦苇继续编织芦苇荡
情绪稳定,压实每分每秒
冬天软绵绵的,在我的手套里
老树的影子,突然被撇下
知道孤独,不说孤独
我在野外,看见扬起的牧鞭
比乌鸦多了点愤怒
比喜鹊少了些喜悦
7.让冰块在手心融化
举起小冰块,向着太阳
透过魔镜
我看见了童年
它是欢乐的,也是嚎啕的,
一群孩子流着鼻涕和眼泪
沿街读着春节的红对联
举起小冰块
想把它放入你手心
野火休憩了
雪花也隐藏起幸福
沿芦花冻伤的韵脚
我是否该长上翅膀飞翔
让小冰块在手心融化
让你在我心里如水简约
寒风拼命追逐寒风
初春丧失了自我,冷梅朵朵飞溅
黛玉只喜欢红楼做梦,不愿醒来
花瓣磨破了爱情老茧
冰雪之香重塑泥土小冢
透过小冰块,望遥远山
牧羊曲唱出牧羊的人
羔羊的白,冰雪的白,梅的白
它们都是羊皮袄上的老盐碱
酒葫芦挂在春雪的腰际
头羊已迈进桃花沟
尾羊还停在洋河边
他甩响鞭子
来回游走于冬末初春两个季节
如同游走于两个女人之间
8.雪味的十月
腐烂的行尸走肉
纵使你狠心地一箭穿透它
灵魂深处坚硬的核
爱你之前由痛苦变回温床
苹果的味道嫩芽长出
带给你雪味的十月
如果可能,整瓶的草原白
我会从你冻伤的怀中整出
醉倒冰川的河面上
是我搀扶你,还是你搀扶我
旧城墙的垛口,西北风
斩断金秋之菊,斩不断六月雪花
命运的山鹰
从舒缓的排箫中重生
飞翔的心,月光的罗盘
追寻大雁的故乡
9.雪怀着被创造的喜悦
没有比雪更像冬天的了
饥饿残暴地迫使
麻雀和灰鼠掘雪觅食
然后还是饥饿
白云投到雪地上
是只靠回忆生活的老牛
它沾满罂粟花香
追赶幺叔的踪迹
月亮慢慢清瘦下去
罂粟花余下了残红
遥远的疯女人穗子
躺在雪花的产床上
婴儿的啼哭充满苦难
老牛一只眼已瞎
明亮的那只如黑洞
唯一的出口
装点初冬的风景
雪又飘下来
雪怀着被创造的喜悦
将自己展成一块洁净的桌布
以梅为伴
10.紫地丁式的雨夹雪
野公鸡咯咯叫,早晨,雨夹雪
紫地丁,米儿蒿,蒲公英,雨夹雪
午后,冷空气减弱了一半
因为紫地丁开了一半
我奔突的灵魂
泥水中反复裂开
雨夹雪,雨夹雪
趔趄的深渊里
孤独的人轮椅里孤独
漩窝式的五瓣,不肯握拳定音
双唇染尽米儿蒿,哮喘太久
黄昏缓慢,枯草呐喊
保持简洁的山羊胡子
紫地丁抬起眼睑
想像冷雪重逢冷雨时的欢愉
乌有乡知遇故乡
母语反复倾吐的早晨
雨夹雪,雨夹雪
紫地丁单纯的叙事
大雁不急,小燕子不急
我们跟着缓慢步入
幽燕:本名王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诗作在多种报刊发表,入选《2016中国诗歌精选》《中国诗选2017(汉英双语版)》《2018中国年度诗歌》《2019诗歌精选》等多种诗歌选本。出版诗集《诗的毒》《脸盲症》。就职河北广播电视台。
1.那些微小的事物
一张飘落在雨雾里的花瓣的脸
一队搬运一日三餐的蚂蚁的行程
一株奔波在城市柏油路上的乡间玉米
大雪的清晨
小鸟们怎样填饱肚子
那只被人类的恶行弄瞎眼睛的猫咪
在雨夜又要怎样才能找到家门?
请原谅我只是一个平庸琐碎的女人
只会关心一些微小的事物——
它们在低处离泥土最近
离我低到尘埃里的心最近
2.清明
亲人们不过是在更远一些的地方过生活
这一天,他们会回来
换衣服,取盘缠
和最亲最爱的人大吃一顿
这一天,他们站立的地方会落雨
记忆的雨刷在眼前扫来扫去
这一天,柳絮们模糊的舞步被打湿
春天的中央
大大小小的墓碑成为最悲伤的闪电
3.母亲节写给逝去多年的母亲
你生下我,然后隐入泥土
不满7岁,我成了无人认养的灌木
在城市的柏油路上随风长
每个孩子都会有一个妈妈来爱他
这是多么自然的事
天底下有如此多的母亲
可她们都不是你
母亲节这天,我和一群诗人在一起
他们向做了母亲的人敬酒
他们拿起手机向自己的母亲问候
我无处可打
你是一串永远无人接听的号码
这么多年,我都已经习惯了
4.你将要经过的那些地方
是踮起脚尖张望的年龄了
未知的人生,像一袭黛色山脉
流岚飘过的山坡,翅膀驮着梦想飞过
我的小女儿,渐渐长成了一株小小花树
有了花朵的轻愁和脆弱
有小小的秘密,更多的向往
亲爱的女儿,妈妈该怎样对你说呢
除了说出更美的前程,更多的祝福
还要说出心底的担心和萧瑟
你将要经过的那些地方
夜空中最大最亮的星星常常不属于你
握在手中的玫瑰可能不香还会有刺
你还要学会忍住不哭,当头戴荆冠的时候
当梦想摔成碎片的时候,此岸的亲人去了彼岸的时候
你要像那池缄默的湖水,把泪水流进更深更深的深处
亲爱的女儿,你将要经过的那些地方
有些我们可以陪你一起走
更多的时候,是你一个人去走
那是我们撑开的爱到达不了的地方
5.莫扎特故居
他用音符轻轻抹去敌意的对视
我看见音乐的仓廪缓缓打开
金黄的旋律颗粒饱满
费加罗婚礼、魔笛、协奏曲回旋
这灿烂的时刻,他多么富有
多雨的七月,我在他鲜花和鼠尾草的故乡驻足
他叮叮当当,跑来跑去,像萨尔斯堡的巧克力球
用天使的纯真分发旋律的礼物。
而人间的苦难不动声色,在骨血间游走
从萨尔斯堡到维也纳
命运的追讨里
他是那首未完成的安魂曲
在萨尔斯堡,我羞于说出悲伤和愁苦
在他面前,还有什么不能背负
我习惯了对世界保持沉默
就像我习惯藏在他的乐曲里
抱紧一个又一个纯粹明媚的音符
6.脸盲症
举着相认的白旗,落入面孔的迷魂阵
所有的脸都像一张脸,所有的脸都形同虚设
每张脸都是陷阱,每张脸都是歧途
每张脸都似曾相识,每个人都不敢相认
迎面走来的那个人,笑脸相迎而后
又愤然离去的那个人
他是谁?
冷落被冷落,伤害被伤害,
我是人群里的陌生人,
这么多年我始终无法和人群达成谅解
我羞于承认自己的病症
就像我羞于承认
我始终认不出生活的真面目
一次又一次被脸孔背后的暗器所伤
这么多年,我习惯低着头走路
像一个解不开问题的孩子
对这个世界恐惧、迷茫,
又充满一厢情愿的热情和信任
7.写字楼
他张着钢筋水泥的嘴巴
吃我的青春,吃葡萄不吐葡萄皮儿
吃我的不识时务,书生气
吃我的不辨眉眼高低,薄脸皮
吃我的被励志的不知天高地厚
他吃他吃,佐以名利的小酒
在城市这片巨大的庄稼地
他越吃越茁壮
如今他吃剩下的:我的一架瘦身板
一堆中年的皱纹
一副后工业时代的表情:
不喜怒形于色
不意气风发,也不悲伤
8.两张皮
一张出门在外,衣冠楚楚,朝向明亮
一张使暗招,挖墙脚,指鹿为马
一张扮傻子、聋子、哑巴,隐姓埋名
一张织网,通达四方,蹲守,射杀
一张试图坐在云端吟诵诗篇
一张必须独对墙角淋湿的柴草
一张致悼词,活在心间,永垂不朽
一张问:存款不动产,重新写上谁的名字?
活在世间,不必问:哪张搭救了哪张
哪张用看不见的手艺,逃过劫难
哪张趁乱世骑上马背,假装生出了翅膀
9.阳光照着每个人的脸
阳光真好,照着写字楼里的每扇落地窗
也照着每个人的脸
每个人看上去风轻云淡
仿佛没有阴影的沟壑
尤其胡夏24岁的脸
是办公室里最光洁灿烂的一张
这个喜欢跳伦巴的姑娘
穿亮珠小皮裙,有节奏地扭动小屁股
喜欢说段子
喜欢给每个人派发零食
有爱她的富有老爸和帅气男友。
如果她不说谁会知道
十一岁时,父母离异各奔东西
剩她一人住在江苏老家的大房子里
直到初中毕业
如果她不被送医院,谁又会知道
她有夜盲症、厌食症
白衬衫的袖口里藏着割腕的刀疤
10.我们播种
种下良辰,叫醒恋床的人,
长出新鲜的空气、露水
种下吉言,即使它气虚像假话,
但它多好看,像春天的花瓣
种下好心肠,很可能长出农夫与蛇、
东郭先生和狼
但还是要种,像榜样催生春风
更多的时候,
我们在钢筋水泥里种口粮种贪欲
在霓虹里种醉酒种假面
在暗算和铁石心肠里浇水施肥
大风搬动更多的石头
我们种下更多的荒芜
但还是要种,一滴汗水摔八瓣地种
只知耕耘不问收获地种
直到——
把自己也种进土里

该信息来源网络或网友投稿,采用请谨慎,涉及投资、理财、消费等内容,请亲们反复甄别,切勿轻信。据此操作,风险自担。http://www.nsgwd.com/38711.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