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本站广告、软文、业务合作QQ:2636444361












温馨提醒:本站广告、软文、业务合作QQ:2636444361

赵勇 |【吐槽】难道可以这样删改吗?

本来只想写三百字,发一条文字信息,结果写超了,便干脆写到七百多。我在看我主编的一本教材的最后清样,编辑的删改常常让我哭不得,笑不得,老脸不知往哪儿搁。例如,我说:“优秀的文学作品(如文学经典)往往能给…

本来只想写三百字,发一条文字信息,结果写超了,便干脆写到七百多。
我在看我主编的一本教材的最后清样,编辑的删改常常让我哭不得,笑不得,老脸不知往哪儿搁。例如,我说:“优秀的文学作品(如文学经典)往往能给人(尤其是青少年)提供一种健全的价值立场、人生信仰和审美快感。”编辑删掉了“给人”。如此删法,括号里的文字便没着没落。
又如,我说:“对于主文本来说,次生文本越多,越是被人戏仿,或许就越是从反面证明了主文本作为经典的价值。”编辑把最后一句改作“越能从反面证明其作为经典的价值”这样一改确实更简洁,但问题是,你把“或许”删掉干嘛呢?我胆儿小,哪里敢如此斩钉截铁?
实际上,在四月那个最残忍的季节里,我就跟策划编辑吐过槽:“如果说……那么”是一个句型,这是我上大学抄《美的历程》跟李泽厚学会的,自认为此句型不歪,所以一直用到现在。但该大编却总是要删掉我的“那么”,让我的句子变得晃晃悠悠很失态。那么请问:责编是学中文出身的吗?我怎么觉得她学的是经济?
策划编辑说:责编确是学中文出身。
这一回复过来,我又一次婶可忍叔不可忍,真想甩一句:哪里学的中文?靠山屯学院还是克莱登大学?但终于还是忍住了,尽管血压瞬间飙到了220。
现在我要郑重其事地告诉这位编辑,汉语的表达很微妙,除了考虑语法之外,还要考虑语境、语气、语态、语味等等(修辞效果姑且不论)。《老头儿汪曾祺》中讲过一个故事:汪老写《说短》,其中有言:现在人读小说都是抓空儿。他“一面读小说,一面抓起一个芝麻烧饼或者汉堡包(看也不看)送进嘴里,同时思索着生活。”结果编辑把“汉堡包”改成了“面包”,让老头儿十分恼火。汪朗说,如此改动意思变了,但我觉得老头儿生气的原因很可能还有声音节奏。
汪曾祺的大学上在西南联大,是沈从文教的他作文课。我出身不好,只是在驻马店是骡子是马技校混了个文凭。所以只好把汪老搬出来,拉大旗作虎皮,让他给我撑腰壮胆了。
2020年8月14日

该信息来源网络或网友投稿,采用请谨慎,涉及投资、理财、消费等内容,请亲们反复甄别,切勿轻信。据此操作,风险自担。http://www.nsgwd.com/37338.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2636444361@qq.com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