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本站广告、软文、业务合作QQ:2636444361

浙大回忆 · 陆:舞台

我喜欢你 / 你应该 / 也知道——上海彩虹合唱团《我喜欢》1我时常想,我与舞台的缘分,也许是一份巧合。还没入学,就稀里糊涂的接下了开学典礼的节目任务;开学典礼认识了姚敏侣,顺理成章地进入了电视台,接…

我喜欢你 / 你应该 / 也知道
——上海彩虹合唱团《我喜欢》
1
我时常想,我与舞台的缘分,也许是一份巧合。
还没入学,就稀里糊涂的接下了开学典礼的节目任务;开学典礼认识了姚敏侣,顺理成章地进入了电视台,接触到了新闻出镜、节目拍摄和舞台主持;通过军训,加入了灵韵合唱团;再加上在校辩论队的各种比赛,在这四年中,我已数不清几次踏上浙大的各种舞台了(其实只算临水+小剧场的话还是能数清的,应该是辩论3+灵韵4+主持2=9,其实还好)
也许在另一个平行宇宙里,我没有得到开学典礼的机会,也不知道什么灵韵或者辩论,只是以一个安分的计算机系WSN的身份度过四年。
2
第一次登上小剧场,是社联的文化节闭幕式主持。当时社联找电视台要主持,高年级的都没空,就把没进校多久的我派出去了。文闭算是很大的舞台了,能坐满小剧场。对于第一次接舞台主持的我,这算是很高的起点了。
主持搭档是求是潮的沈心怡学姐。心怡学姐是我大学遇到的最符合女神学姐这一称呼的了,不仅颜值超高、制霸各路舞台,还能拿到学业的Top绩点。在排练的时候,我问她是如何平衡学业和爱好的,被告知“也没咋平衡,平时都在浪、期末找自习室疯狂学习补天就好了,那几天学习强度很高,都不化妆的。”
听罢,我肃然起敬——原来学姐平时还要化妆的,我有时候出门都懒得洗脸,每天相当于比学姐多了这么长时间,怎么还是不如人家。
左边是另一个男主持人铂雄,也是电视台哒
3
社联文闭上出现了一个毕生难忘的意外。主持稿是以手卡的形式制作的,四个主持各自拿到了厚厚一摞的手卡。这些手卡都是社联的朋友们手工制作的,形状完全相同而且没做区分标记。
其实,对于心怡学姐这种舞台经历极其丰富的主持人来说,带不带手卡都不怎么影响。然而,偏偏在最需要手卡的时候,出了大问题。
我的印象里,当时后台只剩下一摞手卡,我想肯定是自己的、拿起来就上台了;但记忆已经有点模糊了,也有可能当时有几份手卡、是我拿错了。总之,在我和心怡学姐轮流念社团文化节的获奖社团名单时,我发现我要念的二等奖部分不见了。
看到空白的手卡的时候,我的心脏字面意义上地停了一拍。学姐发现我比对稿时的速度停了一秒,微微往我这边瞄了一眼,我迅速眨了下眼睛并且微微的摇了下头,她瞬间明白了情况,直接把二等奖接了下去。这时,台上出现了极为诡异的情况——女主持一个人把三等奖到一等奖全都念完了,旁边的男主持在一旁只能露出略带尴尬的微笑,等女主持全部念完后接了一句“让我们恭喜这些获奖社团,下面让我们掌声欢迎下一个节目”就下台了。
下台后,我被怒喷。本来在挑手卡的时候她打算把二等奖剔出去,但最后想了想还是留着了。多亏这个小细节,才挽救了整个局面。后来,我每次遇到这种一定不能即兴的环节,一定会再三确认主持稿完整,并且把搭档那一份也捎上。
其实,如果真的出现两个人手里都没有获奖名单的灾难情况,也有很体面的解决方法。比如,可以直接终止颁奖,临时把流程改为每演一个节目就颁一个等级的奖,如此穿插。但这种控场的技巧也是我后来才慢慢学到的。换在当场,如果是两个我在主持,一次重大节目事故大概是不可避了。
4
第二次登上小剧场,依然和主持有关。大一下学期,我参加了学校的主持人大赛。每年电视台都会派人来,成绩也都不错。到我这年,我带着姚台的期望报名了。
初赛现场,我再次见到了任帅学长。他当时还和其他两个评委介绍了一下我,说我也是见过大场面的人,搞得我有点害羞。初赛只是个基本筛选,我顺利通过。
复赛的形式是自我介绍+3分半的才艺展示。对于才艺展示部分,我着实是有点困扰。虽然说我才艺也有一些,但大都和主持没什么关系。论唱歌,也就是路人水平;论跳舞,我的身体协调性曾被中学体育老师嘲讽“这是假肢吗?”;论声音,我的声带长度大概介于吴青峰和周深之间,音色日常被误认为女生,和浑厚、磁性等任何褒义词都无关。而算是拿得出手的辩论、编程、围棋、魔方,又找不到与舞台的联系。万般无奈之下,我选择了最土且扬短避长的诗朗诵。
我当时在看王小波,很快便选中了他给李银河写的一封信。在写这封信前,王小波因为没考上戏剧学院心情极差,渴望李银河能讲一句温存的话。她非但没有安慰王小波,反而说教了一顿。王小波瞬间就炸了,加上之前积攒的猜疑,恼羞成怒写了很多气话。结果,王小波后面又接到李银河的一封信,高兴了,就把上一封信全忘了。他在信里请求李银河把这些都忘了,因为自己还是那么爱她。
当时打印出的A4纸找不到了,这个是文字版
在王小波的众多情书中,这是最击中我的一篇。当时,我和女朋友已经异地恋快一年了。六年同窗、一朝分别,我们都很不习惯聚少离多的日子。屏幕可以传达文字,却无法传达白昼的思念与午夜的不安。在持续半年的反复和好、又反复争吵后,疲倦与猜忌几乎已经把脆弱的连接击垮。在这封信里,我看到了自己。我们被困在爱的彼端,自命不凡、脾气古怪、却依然爱着对方。
在蓝田6舍的阳台上练了很多遍后,我带着对自己孱弱朗诵能力的惴惴不安,踏上了前往主持人大赛复赛的大巴。比赛地点选在了杭州电视台,主办方先带我们参观了杭州电视台的各种设施。这些对我确实没啥新意,毕竟基本在浙大电视台都有见过。下午,主办方又请了声乐和形体老师给我们上了两节课。草草吃过晚饭后,复赛开始了。
我很幸运的抽到了靠后的顺位,有机会先看看前面的选手。不出所料,大多数选手也没什么特别的才艺展示。除了几个vocal或者舞蹈极佳的专业选手外,其他平淡的才艺展示都难入评委法眼。虽然分数是最后统一公布,但从点评就听得出成绩不会高。尤其是诗朗诵选手,更是被评委委婉地喷了一顿毫无特色。
在离我上台还有不到20分钟时,我突然想到,与其念王小波的故事,不如讲自己的故事。我迅速在手机上打了一个草稿,写了一半就被叫上台了。在台上,我完全放开自我,以一个自白者的视角,讲出了我们的相遇、我们的争吵、我们的和好、以及那个憧憬中的我们的未来。讲完后我发现时间还没到,于是打开了原本准备的信纸,念出了最后一句:
我把我整个的灵魂都给你,连同它的怪癖,耍小脾气,忽明忽暗,一千八百种坏毛病。
它真讨厌,只有一点好,爱你。
然后,时间到,一束光恰好打在手上的信纸。我听到台下有人喊,“他在发光”。
没有照片记录,只留下来了这个5分钟的音频
5
决赛形式是组队表演对抗 + 个人才艺展示 + 个人情景模拟主持。
组队表演把十多个参赛者分成三组,分别由三个行业从业者导师带队。专业导师的作用非常类似于浙大的新生之友或者行政班班主任,听上去很有用,但从来不出现。在连续否决N个方案之后,放弃治疗的我们决定cosplay葫芦娃。从各种角度来看这都是一个诡异的选择,在选服装环节,其他两组都在选礼服和晚礼服,而我们在淘宝买葫芦娃cosplay服,然后跟着葫芦娃合集学一句一句配音。
组队表演对抗的规则是,三组中票数最高的可以全员晋级,其余只能各自留下一半,由该队导师选择。毫不意外的,六个葫芦娃与蛇精姐姐喜提第三名。由于沙雕的气质与整个表演高度统一,我喜提导师保送晋级第二轮。
第二轮的个人才艺展示是我另一个发愁的点。赛制非常奇怪,本来复赛的才艺展示还有3分半呢,到了决赛就剩一分半了。刀枪剑戟啥也不会、琴棋书画样样稀松,我最后选择了讲一段一分半的脱口秀。当时李诞还叫蛋蛋,笑果文化也还未创立,我看过的脱口秀主要是Comedy Central Roast,还有零散的几集今晚80后。至于喜剧的各种技巧我更是一窍不通。凭借本能,我创作了一段并不怎么好笑的段子。
写完之后还要给文体审稿,然后被告知不能调侃评委、也不能骂赛事组委会。本就不富裕的家庭雪上加霜。一大半的段子都要删改。但他们善意的保留了一个吐槽赞助商的段子,前提是最后的底必须翻回到吹赞助商。最后成稿一点也不好笑,在场上讲的时候还忘词小卡了一下,小比分但也并不是很遗憾地负于广播台一位朋友低沉磁性的配音。不过,这段尴尬的脱口秀获得了“最佳节目创意奖”,大概是评委们觉得我努力搞笑却一点也不搞笑的样子真的很搞笑吧。
和广播台学长的合影
6
说到舞台,另一个不得不提的就是竺院的灵韵合唱团。由于G20,我们这一届的军训是在大一结束后。既然大家都是老咸鱼了,就划划水好了。在军训里,我最大的收获就是从合唱里认识了李桢、冰箱、小黑等等很多灵韵的朋友们。大二开始后,我就被拉进了灵韵。灵韵面试基本就是走个过场,所以我选了一首觉得当时正在反复循环的林志炫的《你在最近的天边》(巴黎圣母院Le temps des cathédrales的汉化版)。不巧的是面试的当天上午,我刚刚给竺辩做完了3个小时的内训,嗓子几乎完全哑掉,在bB4的最高音上反复破音,场面一度非常欢乐。
灵韵每年在竺院的新晚和毕晚上演出两次,平时就是每周末为这两次演出排练。到了大三之后,灵韵成了我回紫金港最常见的理由(不过还是缺席了很多次排练)。作为一个坚定的玉泉黑,每次走在紫金港的路上,都会感觉自己年轻了不少。后来和肖总、阳阳几个朋友聊天,发现大家好像都是这么想的。
根据身边统计学,灵韵80%的团员都是彩虹合唱团的粉丝。17年12月份彩虹来杭州开演唱会,团长发动全团人一起抢票,最后一共抢到7张。最后以抢红包的方式决定了7位幸运儿去了现场,不包括本非酋。前几天彩虹又拿到了《炙热的我们》团王,大家都在讨论R1SE是不是被黑幕,只有我痛苦地意识到今后更抢不到票了。
灵韵的舞台
台上视角
7
还有一些杂七杂八的小舞台,其中印象比较深的是一次关于创业的辩论表演赛。17年10月,浙大创业社团办了一场创业主题晚会,邀请了校队和南大来打表演赛,浙大的持方是大学生毕业创业弊大于利。考虑到晚会主题,这就差给我们脸上纹上“必败”两个大字了。不过那一场我发挥真的很好,段子手属性拉满,全场都洋溢着欢乐的笑声。下台后,李晨啸给我发微信,说觉得我打得实在太好了。我回复“被真正懂创业的夸奖太开心了,我超级看好你”。半年后,他的公司stepbeats喜提Apple Store首页推荐,后来又拿到了8位数的投资,再后来我的一些朋友跑到了他那里工作。希望多年以后当stepbeats成长为千亿级别独角兽的时候,能给我留一个看门保安的位置。
为李晨啸和stepbeats现在的成功感到高兴
8
这一篇我纠结了很久要不要写,因为看起来主题有些单薄,而且里边的很多事件和其他篇章重复了。但随着我的反思,我意识到我与舞台的缘分,其实是一种必然。现在回顾这些舞台,基本都可以用“尴尬”两字来概括。就连我本人很骄傲的主持人大赛复赛表演,我前几天把录音翻出来重听了一遍,其实也挺尴尬的。但我的性格就是如此,喜欢瞎搞、不怕尴尬、开心就好。现在回想起来,其实都是宝贵的财富。
前几天,我参与主持的竺院毕业晚会也在多次推迟之后线上播出了(由于我鸽了这么久,其实已经是一个月前了)。最近半年由于去了趟美帝+疫情宅在家+天天和女朋友胡吃海塞胖了20多斤,给很多老朋友带来了一次惊吓,实属抱歉。
不过,也算是有始有终了。大一的入学典礼上第一次在舞台上看到全校同学,大四的毕业晚会上大家最后一次在舞台上看到我。这片舞台留下了欢笑与精彩、留下了尴尬与不安、留下了四年的点滴回忆。
往期传送:
浙大回忆 · 伍:大师们
浙大回忆 · 肆:辩论(2)
浙大回忆 · 叁:辩论(1)
浙大回忆 · 贰:浙大电视台
浙大回忆 · 壹:初识
下期预告:
“你说的这个女朋友,是不是你自己幻想出来的啊?”

该信息来源网络或网友投稿,采用请谨慎,涉及投资、理财、消费等内容,请亲们反复甄别,切勿轻信。据此操作,风险自担。http://www.nsgwd.com/37194.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