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常欢喜:戾气人生

向上滑动阅览《我愿常欢喜》 后台发送暗号:我欢喜,即可提取已更章节。第91章:我愿常欢喜:爱情阻力第90章:虚惊一场第89章:我愿常欢喜:缘来是你第88章:机智的女邻居第87章:密室第86章:独居女子…

向上滑动阅览《我愿常欢喜》
后台发送暗号:我欢喜,即可提取已更章节。
第91章:我愿常欢喜:爱情阻力第90章:虚惊一场第89章:我愿常欢喜:缘来是你第88章:机智的女邻居第87章:密室第86章:独居女子的艰辛第85章:潜入家里的歹徒第84章:我愿常欢喜:独居女人第83章:我愿常欢喜:复杂的父爱第82章:高龄父亲的小算盘第81章:高龄继母怀孕第80章:亲妈的无情真面目第79章:我愿常欢喜:亲爸的狡黠第78章:亲妈的无情第77章:后妈的杀手锏第76章:我愿常欢喜:后妈的纠结第75章:原配的智慧第74章:厉害的原配第73章:我愿常欢喜:老小三的真面目第72章:我愿常欢喜:女儿智斗出轨父亲第71章:我愿常欢喜:自私的亲爸第70章:帮母亲斗情敌第69章:彪悍老小三第68章:双重生活,无懈可击。第67章:撞见闺蜜家的秘密第66章:前妻纠缠第65章:我愿常欢喜:后妈难当第64章:前妻半夜闯进家来第63章:单亲家庭,孩子的艰难成长第62章:嫁给二婚男人的坏处第61章:我愿常欢喜:想再婚,好难第60章:我愿常欢喜:单亲妈妈的坚强第59章:我愿常欢喜:嫁给渣男的后遗症第58章:前任公婆,乱搅合第57章:我愿常欢喜:婚姻杀手第56章:我愿常欢喜:奇葩的约会第55章:我愿常欢喜:后妈的心第54章:走火入魔的后妈第53章:我愿常欢喜:渣男友的恶第52章:管道缝隙里的真相第51章:报应来了。第50章:离婚后的小确幸第49章:都是财产惹的祸第48章:再婚家庭,幸福好艰辛第47章:纠结的亲情第46章:土豪婆婆的低姿态第45章:我愿常欢喜:离婚小心机第44章:继女是个厉害角色第43章:我愿常欢喜:完美洗白第42章:跳楼真相第41章:贪婪的后妈第40章:热搜背后的真相第39章:《我愿常欢喜》:一条信息惹的祸第38章:后妈的算计第37章:离婚的真相第36章:来自原生家庭的欺压第35章:婚外情的苦果第34章:捞女的自我修养第33章:弱势的后妈第32章:婚姻中的等价交换第31章:我愿常欢喜:老夫少妻的好处第30章:艰难的再婚第29章:二婚男的算计第28章:婚姻中的世故第27章:勇敢女孩,对性骚扰说不第26章:我的身体,我做主第25章:飞来横祸第24章:我愿常欢喜:情敌住进家里第23章:你死我活的较量第22章:被歧视的二婚男第21章:二婚的偏见第20章:我愿常欢喜:一败涂地的原配第19章:我愿常欢喜:美好的原生家庭第18章:我愿常欢喜:双重性格的歹徒第17章:离婚陷入僵局第16章:婆婆的圈套第15章:离婚时,婆婆提出诱人条件第14章:婆婆是个厉害角色第13章:糊涂的丈母娘第12章:不堪一击的原配第11章:扶贫婚姻,令人害怕第10章:婆婆是戏精第09章:婚外情被抓,他理直气壮第08章:豪横婆婆的低姿态第07章:恐怖的邻居第06章:家暴孕妇的男人第05章:穷婚没底气第04章:我愿常欢喜:凤凰男的伎俩第03章:求婚背后的算计第02章:我愿常喜欢:下嫁的悲哀第01章:下嫁的悲哀
上集回顾
舒父大怒,气得握着方向盘的双手轻微颤抖。
这车里可坐着他的一家人呐,尤其是后座,还坐着他深爱的两个女儿。
这个女人,竟然说出如此歹毒的话。
《我愿常欢喜》第92章
1
舒父竭尽全力让自己冷静下来,他盯着女加油员。
“你的态度太恶劣了,刚才我还在你这里加完油,我也算你们的老客户,你告诉我,你叫什么?工号是多少?”
舒父的声音里,充满愤怒,但有一种说不出的威严。
女加油员顿时石化,犹如一条被人捏住七寸的蛇。
平日里打交道的,大多都是货车司机,即便是私家车,外地的豪车她也不怕,强龙不压地头蛇,那些人能拿她怎么样?骂了也白骂。
更何况这辆普拉多也不是啥豪车,怕个啥?
女加油员都已做好跟车里人干一架的准备,可没料到眼前这个五十岁左右的男人,既不骂她,也不说要出来跟她打一架,只是问她叫什么,工号是多少?这不明摆着要投诉吗?
“我给你道歉。”女加油员突然说,刚才的那股跋扈荡然无存。
虽然没有了跋扈,但是声音里的不服气和愤怒还是清晰明了。
“一点诚意都没有。”舒母跳了起来。“有话好好说这么难吗?竟然这么诅咒别人,车里还坐着我们一家人呢,你没家人吗?如果别人这么骂你的家人你的孩子,你会是什么感受?”
女加油员不再吱声,但望向舒母的眼睛,眼里的怒火都要喷出来了。
“不行,我必须下去跟她理论,教训她一顿,她说什么都行,但是这么说,我太生气了。”舒母弯腰穿鞋准备下去。
坐长途时,舒母习惯将鞋子脱掉,换成拖鞋。
“别。”舒父连忙拉住舒母,“你别激动,这女人戾气很重,下去你们俩打起来怎么办?”
“打起来我也有理,不怕。”舒母的倔强上来了。
“我跟你一起下去。”舒父说。
2
“算了吧。”坐在后排的舒湉突然说,“妈妈,咱们就忍忍吧,真要是吵吵起来,如果被人录了视频放网上,到时粉丝一人肉,肯定都是咱们家的错。”
“对呀。”舒琬也附和,“妈妈,你忘了我在银行上班的那次吗?有些发布者就是不怀好意地剪辑视频,故意断章取义,混淆视听。”
舒湉说:“如果咱们没有刚才她骂我们的视频,我们会很被动的,在网上,只要他们把爸爸的单位和职位人肉出来,不明真相的网民,一定会认为是我们欺负人家了。”
舒父点点头。“是的。”
舒母沮丧地跌回座椅,“这个世界是怎么啦?被人欺负了还不能正常反击。”
舒父说:“你交给我处理,咱们投诉她。”
天空逐渐发白,星星倏地消失。
舒家四人,都静坐在车里沉默不语。刚才的事情,犹如在吃美食时,不小心误食了一只苍蝇。
良久。
舒父慢慢地说:“有些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因为生活压力大,时间一久,不知不觉就会戾气很重,对自己周围的人和事充满怨气。他们不知道,自己身上的这股戾气,会吞噬他们的好运。”
搁在平时,舒母一定很赞同舒父的话,觉得他说的话好睿智。
可今天,舒母只觉得好憋屈。几乎被人指着鼻子骂,却大气都不敢出。
舒母第一次觉得,舒父的职位和工作,对她的生活造成了困扰。
“妈妈,你别脸色这么难看。”舒琬把手搁在母亲的肩膀上,轻声安慰道:“任何事情都有两面性,爸爸的谨慎,延伸到他的生活作风上,不也很好吗?要是他跟妙兮的爸爸一样,不受任何拘束,在外瞎搞,那更让人生气吧。”
被舒琬这么一安慰,舒母心情顿时好了一大截。
她扭头对舒父说:“到时你和舒琬轮流开车,得更小心点。”
3
舒琬一家在景点玩了一天,当晚住在B省的一个三线城市。
刚到五星级的酒店不久,舒父的研究生同学老章就来了。他来请老舒一家吃饭。
包间早已订好,就在这家酒店。
老章跟舒父关系不错,当年本来留在北京工作,可他热衷于仕途。功夫不负有心人,多年的历练,他已经是这座城市的副市长了。
在富丽堂皇的包间里。
老章一见到舒父,便瞬间穿越到学生时代,由高高在上的章副市长,秒变成平易近人的老章。
与舒母舒琬舒湉打完招呼后,老章拍着自己的肚皮哈哈大笑。
他对舒父说:“老舒,你瞧我的肚皮就知道我有多拼了,这些年来的辛苦,都长这上面去了。”
舒父揶揄老章:“要是真辛苦,你应该瘦得腰如细柳才对呀。”
同窗好友之间就是这样,甭管你现在混得多风光,在别人面前多人模狗样儿,可你读书时代的那些糗事,总是将你打回原形。
更何况是老章和老舒这种铁哥们。当年他俩读书最穷时,还一起分吃过大馒头。
大家坐定后,老章笑眯眯地问:“在我的地盘,你们需要啥,只要吱一声,我会尽量为你们服务。”
舒父拍了一下老章的肩膀,笑着说:“谢谢兄弟,我们出来玩,能需要啥?”
老章喝了一口淡茶,问:“这一路还顺利吧?”
本来是一句客套话,瞬间勾起舒琬一家的义愤填膺,大家七嘴八舌地讲起在加油站被气得不行的事。
老章听后,轻轻感叹:“他们这些人,有时自我感觉特好,认为自己是个有编制的正式员工,谁也奈何不了他们,简直不知道自己几斤几两。”
说罢,老章盯着舒父问:“老舒,这件事你想怎么处置?虽然这加油站不属于我这儿,但我随便打个电话,还是能替你出口气的。”
(本章完)

汪二峤:喜欢阅读和写作。她热衷于写充满人间烟火的都市文,天马行空的新编山海经、新编聊斋。
个人公众号:汪二峤(ID:wangerqiao66)

该信息来源网络或网友投稿,采用请谨慎,涉及投资、理财、消费等内容,请亲们反复甄别,切勿轻信。据此操作,风险自担。http://www.nsgwd.com/37103.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