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本站广告、软文、业务合作QQ:2636444361

读书笔记-《资治通鉴》-第一卷

Dear:最近在读《资治通鉴》,感慨颇深,想把自己想记录下来,算作读书笔记,同时寄于你,如果我能一直读下去的话,每次都会附送。《资治通鉴》,编者司马光,于北宋时期修成,历时19年,共二百九十四卷,上起…

Dear:
最近在读《资治通鉴》,感慨颇深,想把自己想记录下来,算作读书笔记,同时寄于你,如果我能一直读下去的话,每次都会附送。
《资治通鉴》,编者司马光,于北宋时期修成,历时19年,共二百九十四卷,上起周威烈王二十三年(公元前403年),下迄五代周世宗显德六年(公元959年),共计1362年历史,合计约300万字。
周威烈王二十三年
一、晋阳之战、豫让击衣
开篇于周威烈王二十三年,这一年,发生了“三家分晋”,原书说「初命晋大夫魏斯、赵籍、韩虔为诸侯」,此时有胡三省注解:【三卿穷晋之权,暴蔑其君,剖分其国,此王法所必诛也。威烈王不惟不能诛之,又命之为诸侯,是崇奖奸名犯分之臣也】。司马光认为威烈王同意分封三家为诸侯,即是周朝礼崩乐坏之始,故将此年作为《通鉴》开篇之年。
开头,司马光定下了这一卷的基调。「臣光曰:臣闻天子之职莫大于礼,礼莫大于分,分莫大于名。何谓礼?纪纲是也;何谓分?君臣是也;何谓名?公、侯、卿、大夫是也。」然后在后论述这三者之间的“大小关系”。认为当周朝只有遵守这样的天子、礼、分、名的尊为长幼,才能长久持续。
在叙述“三家分晋”这件事之前,温公先给威烈王同意给予魏、赵、韩于诸侯之名,有一段论述,我自己觉得,写的才华横溢、句句在理。「今晋大夫暴蔑其君,剖分晋国,天子既不能讨,又宠秩之,使列于诸侯,是区区之名分复不能守而并弃之也。先王之礼于斯尽矣。或者以为当是之时,周室微弱,三晋强盛,虽欲勿许,其可得乎?是大不然。夫三晋虽强,苟不顾天下之诛而犯义侵礼,则不请于天子而自立矣。不请于天子而自立,则为悖逆之臣。天下苟有桓、文之君,必奉礼义而征之。今请于天子而天子许之,是受天子之命而为诸侯也,谁得而讨之!故三晋之列于诸侯,非三晋之坏礼,乃天子自坏之也。」也就是说,周朝的衰落,怪不得别人,皆是周威烈王自己所为。
在这之后,温公开始讲述这三家,不四家的故事,这其中就包括了“晋阳之战”和“豫让击衣(就是说出“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的一个刺客,在史记中和荆轲齐名)”。
(一)、晋阳之战
智伯-即智宣子之后,在这一篇介绍智伯的段落中,有两次有人给智伯进谏,不听,避祸的事。刚开始智宣子想立智伯(名瑶)为后,智家族人劝解道「不如宵也。瑶之贤于人者五,其不逮者一也。美鬓长大则贤,射御足力则贤,伎艺毕给则贤,巧文辩慧则贤,强毅果敢则贤,如是而甚不仁。夫以其五贤陵人,而以不仁行之,其谁能待之?若果立瑶也,智宗必灭。”弗听,智果别族于太史为辅氏。」,果然最后智氏都被诛。另一避祸的事后面说/
赵家,赵简为主公时,有两个儿子,长曰伯鲁,幼曰无恤(好名字啊,赵无恤,爱了)。赵简为了确定谁作为继承人,就想了个办法。「将置后,不知所立。乃书训戒之辞于二简,以授二子曰:“谨识之。”三年而问之,伯鲁不能举其辞,求其简,已失之矣。问无恤,诵其辞甚习,求其简,出诸袖中而奏之。于是简子以无恤为贤,立以为后。」看到了吧,就三个字“谨识之”,无恤就能带着这个竹简三年,每时每刻带在袖子里,细思,这个人简直可怕。老大平白无奇的给个东西,3年后随口一问,都暗藏杀机。
故事说回智伯这里,当智宣子去世后,智伯(瑶)即位,称智襄子。有次请客吃饭,智伯就「智伯戏康子而侮段规(段规:韩康子身边的谋士)」。这时候智伯身边的智国就说:你不要这样,这样做迟早会招来灾祸。即使是蚊虫蛇蚁都会害人性命,何况是诸侯。智伯不听,弗之。
随后当智家的势力越来越大,就开始飘了。先像韩康子要土地,韩康子因实力不如,给。智伯又像魏恒子要地,给。等智伯像赵无恤要地时,赵无恤不给,于是智伯伙同韩、魏两家攻打赵家(韩、魏并非想打赵,只是迫于智伯的势力,这也为日后的反水留下伏笔)。
晋阳之战开始,多的不提,就有一事。有一日智伯带韩、魏的主公视察被围的赵军时,说“吾乃今知水可以亡人国也(用水围困晋阳)”,此话一出,韩、魏皆暗暗害怕,唇亡齿寒,都怕智伯下一个会攻打自己的领地,脸上没有高兴的神色(因为此时若不发生意外,赵必败),并且都做小动作提醒对方。这个举动被智伯的谋士絺疵看到眼里,随后提醒智伯可能韩、魏会反。
可是智伯就将韩、魏招到跟前,问你们是不是要反?那当然表忠心啊,说有小人作梗。随后韩、魏离去,发生这样的事–「二子出,絺疵入曰:“主何以臣之言告二子也?”智伯曰:“子何以知之?”对曰:“臣见其视臣端而趋疾,知臣得其情故也。”智伯不悛。絺疵请使于齐」。这就是之前说的第二个避祸的人,随后的祸端果然来临。赵派人起义韩、魏,韩、魏起义,三方夹击,灭智氏全家,并且把智伯的脑袋涂上油漆,用作酒杯-「赵襄子漆智伯之头,以为饮器。」。
司马光认为智伯是小人,给了一段话,这么评价的「臣光曰:智伯之亡也,才胜德也。夫才与德异,而世俗莫之能辨,通谓之贤,此其所以失人也。夫聪察强毅之谓才,正直中和之谓德。才者,德之资也;德者,才之帅也。云梦之竹,天下之劲也,然而不矫揉,不羽括,则不能以入坚;棠溪之金,天下之利也,然而不熔范,不砥砺,则不能以击强。是故才德全尽谓之圣人,才德兼亡谓之愚人,德胜才谓之君子,才胜德谓之小人。凡取人之术,苟不得圣人、君子而与之,与其得小人,不若得愚人。何则?君子挟才以为善,小人挟才以为恶。挟才以为善者,善无不至矣;挟才以为恶者,恶亦无不至矣。愚者虽欲为不善,智不能周,力不能胜,譬之乳狗搏人,人得而制之。小人智足以遂其奸,勇足以决其暴,是虎而翼者也,其为害岂不多哉!夫德者人之所严,而才者人之所爱。爱者易亲,严者易疏,是以察者多蔽于才而遗于德。自古昔以来,国之乱臣,家之败子,才有馀而德不足,以至于颠覆者多矣,岂特智伯哉!故为国为家者,苟能审于才德之分而知所先后,又何失人之足患哉!」这段话里说出了才、德的关系,然我们大部分人都不过愚人。
这就是晋阳之战,随后,韩、魏、赵分了智伯的土地,成为晋国的实际主人。这是公元前453年的事,随后到公元前403年,周威烈王封三家为诸侯。这才引得周朝礼崩乐坏。
(二)、豫让击衣
当智氏全家被屠时,智伯有一知己,也算是门客吧,叫豫让。豫让感智伯对他的好,望为智伯报仇。于是就在赵襄子上厕所是差点得手杀掉赵襄子,被抓。赵襄子就佩服豫让的忠心,就把豫让放了。可豫让不死心啊,再找机会杀赵襄子,豫让就把自己弄的满身伤疤,吃火红的炭块来使嗓子沙哑,打扮成乞丐模样寻找机会杀赵襄子。
豫让的朋友见他这样,就说,你不如假装归降赵襄子,这样机会就大了。接下来豫让的话确实让我佩服,他说「“不可!既已委质为臣,而又求杀之,是二心也。凡吾所为者,极难耳。然所以为此者,将以愧天下后世之为人臣怀二心者也。”」。即使自己遍体鳞伤,也不可坏了君臣之礼,足以可见当时的周礼多么的深入人心,更能看出威烈王坏周礼的不妥。
然后呢,故事就是在赵襄子过桥的时候豫让抓住机会,但不巧,马惊了,刺杀失败。赵襄子说我已经放了你很多次(通鉴上未提其他的刺杀情节),不能再放你了,豫让知道必死,就请求襄子把衣服脱下来,让他还了心愿。就在赵襄子衣服上刺了三刀,遂杀之。
呜呼!豫让的故事,上次听到还是过年时候看《新世界》里听到了,当时听的云里雾里的,现在才搞明白。
二、吴起的生平 魏文候与贤能
按照时间顺序,上面部分主要是说了晋国中的赵、魏、韩、智等家的故事,如赵无恤等人,随后,说的还是周威烈王二十三年,一直到周安王元年(公元前401年),在这一部分中,主要重心转移到魏文候,即魏斯,魏恒子的孙子,也就是周天子册封“三家分晋”中魏国的君主,讲了一些魏文候与王工大臣的故事,虽多,但每个都有深意。
在说魏文候故事之前,我想先说说吴起的故事,为什么呢?你还记得“商鞅变法”中的商鞅嘛?你记得,那你记得商鞅死的时候,是怎么死的吗?变法,被利益受害者车裂。吴起也是如此,不过吴起在死后,却向杀他之人报了仇。是不是很神奇,继续往下看吧!
(一)、吴起的生平
先写一段百度百科上的简介吧,毕竟吴起死时,已非魏文候当政了。「吴起(公元前440年-公元前381年),姜姓,吴氏,名起,卫国左氏人。战国初期军事家、政治家、改革家,兵家代表人物。
一生历仕鲁、魏、楚三国,通晓兵家、法家、儒家三家思想,在内政军事上都有极高的成就。在楚国时,辅佐楚悼王主持变法。周安王二十一年(公元前381年),因变法得罪守旧贵族,惨遭杀害。」
(1)、吴起杀妻求将
吴起,先是在鲁国为官(他一生侍奉过很多国家),有一次,齐国攻打鲁国(这不稀奇,我也不想查举出具体的年代,因为春秋战国时期,整篇都是各个诸侯国互相讨伐),鲁国人就欲让吴起为将去抵御齐国的进攻,但恰恰有一点,吴起的老婆是齐国人,这就让鲁国人很是怀疑吴起的忠心。为了表忠心,吴起杀掉老婆,来换取信任。为将,大破齐师。
经过这一事,鲁国有人就像鲁候议论,说道「或谮之鲁侯曰:“起始事曾参,母死不奔丧,曾参绝之。今又杀妻以求为君将。起,残忍薄行人也。且以鲁国区区而有胜敌之名,则诸侯图鲁矣。”」。
当初大敌来犯,求吴起为将的是你们鲁国人,现在怕因吴起引来大祸的也是鲁国人。唉,估计吴起听闻此事,心中多有不平吧。随后吴起听闻魏文候贤能,就投奔了魏国。
(2)、体恤下级却引来妇人哭泣
吴起至魏国,带兵,同睡同吃,休息不睡床,行军不骑马,亲自背运粮草,与士兵同甘共苦。
有次吴起为一士兵,用嘴吸他身上的脓包,是不是很赞了,如果遇到这样的军官。可是这个士兵的母亲却暗自哭泣,人们问为什么哭,答曰「非然也。往年吴公吮其父,其父战不还踵,遂死于敌。吴公今又吮其子,妾不知其死所矣,是以哭之。」。这个士兵的父亲被吴起“吮”,后打仗一往无前冲锋陷阵,战死。现在吴起又为儿子“吮”,唉,妾不知其死所矣。
可能这就是一种御人之术吧,我没有其他的想法,只是觉得,很凄惨罢了。
(3)、我为什么不能为相?凭什么是你?
这个时间段,魏文候去世,接任魏国的是魏武侯。有次立丞相,立了田文,吴起很不爽,觉得为什么会是田文,就去找田文理论。
问了田文3个问题分别是【我为魏国南征北战,没人敢打魏国主意,你能做到吗?】【我把官员们管理的很好,与民亲近,使国库丰盈,你能做到吗】【我守卫西河,震慑秦、韩、赵,使他们不敢进犯,你能做到吗?】,田文都是回答【不如子】,那吴起就不爽了啊,我比你优秀这么多,凭啥立你为相?
田文只问了一个问题「主少国疑,大臣未附,百姓不信,方是之时,属之子乎,属之我乎?」。国君年幼,大臣们不真心依附,百姓们不信任国君,那么这这么一个时期,你觉得应该立谁为相。吴起沉思后说,「属之子矣」。
我们能从吴起所说的「实府库」看出,这个时候的魏国,国力强大,人们生活变好,可是田文却看出了隐患,居安思危啊。
(4)、吴起往楚
一段时间后,魏国的宰相公叔(此时可能田文已死或不在位)嫉妒吴起的才能,恐有一天吴起后超过自己,就想办法除掉吴起,公叔的一个仆人献计–「起易去也。起为人刚劲自喜,子先言于君曰:‘吴起,贤人也,而君之国小,臣恐起之无留心也,君盍试延以女?起无留心,则必辞矣。’子因与起归而使公主辱子,起见公主之贱子也,必辞,则子之计中矣。”」
这个计策简单来说就是说吴起口直心快,先告诉君主说吴起有叛意,拿把公主嫁给吴起来试他的忠心,若是吴起不娶就代表有叛意(还是吴起之前的黑历史太多了),然后再在宴会上宴请吴起,叫公主来辱骂公叔,公叔配合演出。然后吴起看公主这么无礼,就会不娶公主。这时候魏武侯看到这一幕,就会生疑。
果真中计,恐被杀,奔楚。
(5)、在楚国的改革和最后的复仇
吴起奔楚后,楚悼王知吴起才能,立为相。吴起大刀阔斧的改革、变法,使得楚国国立大增。「起明法审令,捐不急之官,废公族疏远者,以抚养战斗之士,要在强兵,破游说之言从横者。于是南平百越,北却三晋,西伐秦,诸侯皆患楚之强,而楚之贵戚大臣多怨吴起者。」
贵戚大臣多怨吴起,是不是和商鞅一样,变法所被贵戚憎恨。
时间线往后推,一直到周安王二十一年(公元前381年),楚悼王死。哇,和商鞅一样,大臣作乱,攻击吴起。吴起明知必死,却「起走之王尸而伏之。击起之徒因射刺起,并中王尸。既葬,肃王即位。使令尹尽诛为乱者,坐起夷宗者七十馀家。」这里面有车裂吴起,温公没有写。
我不知道当时吴起怎么想的,是真的想用楚肃王之手复仇吗?回想之前的几个故事,鲁、魏、楚,鲁国不被侵略,魏国变得强大,衰老的楚国也重生,才干之高,服。可每次败走它国,都是小人作祟。为吴起悲,为国家悲。
本来应该立马写魏文候的故事的,可我在看书的过程中,确实产生了一种“主宰历史”的感觉,往后翻一页,就是魏文候,往前翻一页,就是“晋阳之战”那个做小动作的魏恒子。有时刚刚适应了一个历史人物,可瞬间,就没有了,这种感觉,在周安王十年之后越来越强烈,那几页所记,无非是「a攻打b」「c死,d立」。我们是古人的未来,也是未来的古人,他年后,若有人著书,怎么记这个我们生活的2020,想来无非是「初大疫,持x年。死x人」「美,选举,xx胜」,唉,渺小的感觉。
真的,我迟迟不能平缓。感慨万千。
写到这里,已经五千个字来,合6页纸,想来,每次只能给你寄去一卷的内容了。
继续吧。
(二)、魏文候与贤能
这一段的故事很多,无非是说一些君王所用过具有的品德,因为温公著此书,就是写给皇帝所看。我不全部复述,挑几个觉得有趣的写来即可。
突然觉得我这样写,已经把时间轴打乱了,不知道你看起来是不是顺畅,第一卷我先探索着来吧,等你看过后的回复。
p.s:昨晚你告诉我你不喜欢看这类故事,好吧,不过我还是会寄的,也就是督促我去写写读书笔记
(1)、讲诚信与约定的问题
这一段说了一个魏文候遵守与别人约定的故事,其实也还好,如果是我们普通人吧,时至今日这种事情,一个电话的事情。可我突然想到,虽然当时没有电话,但还是有跑腿的人,然魏文候却亲自前往说明原因,作为君王,还是挺不易的。「文侯与群臣饮酒,乐,而天雨,命驾将适野。左右曰:“今日饮酒乐,天又雨,君将安之?”文侯曰:“吾与虞人期猎,虽乐,岂可无一会期哉!”乃往,身自罢之。」虞人,就是一个官员的称谓。
(2)、推荐贤能的不同
怎么说吧,这一段我没有什么想法,因为离我太远了,你想看就看吧,大概意思就是说,君主问a:“我选b做宰相还是选c”,a推荐了b,然后c就去问a为什么推荐b,就有一段对话,说明出了c推荐的人才没有b有才干的故事。「李克出,见翟璜。翟璜曰:“今者闻君召先生而卜相,果谁为之?”克曰:“魏成。”翟璜忿然作色曰:“西河守吴起,臣所进也;君内以鄴为忧,臣进西门豹;君欲伐中山,臣进乐羊;中山已拔,无使守之,臣进先生;君之子无傅,臣进屈侯鲋。以耳目之所睹记,臣何负于魏成?”李克曰:“子之言克于子之君者,岂将比周以求大官哉?君问相于克,克之对如是。所以知君之必相魏成者,魏成食禄千钟,什九在外,什一在内,是以东得卜子夏、田子方、段干木。此三人者,君皆师之;子所进五人者,君皆臣之。子恶得与魏成比也!”翟璜逡巡再拜曰:“璜,鄙人也,失对,愿卒为弟子。”」
周安王五年(公元前387年)
侠累被刺杀
之前说过,好像从安王元年开始,历史进度明显加快,只是叙说了一些攻伐之事,奇怪的是,有时候会记录出日食的事情,如安王五年就有「日有食之」。
在安王三月时,发生了一件刺杀韩国宰相的事情,两件联系,1、过后二十几年后,韩国又发生了件刺杀的事情,很是有趣,政局好乱。下一次是周烈王五年(公元前371年),刺杀宰相韩廆–「韩严遂弑哀侯,国人立其子懿侯。初,哀侯以韩廆为相而爱严遂,二人甚相害也。严遂令人刺韩廆于朝,廆走哀侯,哀侯抱之。人刺韩廆,兼及哀侯。」2、刺客在知赴死后,所作所为,让我很诧异,自毁面貌,挖掉双眼,所为,皆是想不会连累到亲属,然亲属却不愿让刺客这么无名的死去,自杀亡。
「三月,盗杀韩相侠累。侠累与濮阳严仲子有恶。仲子闻轵人聂政之勇,以黄金百镒为政母寿,欲因以报仇。政不受,曰:“老母在,政身未敢以许人也!”及母卒,仲子乃使政刺侠累。侠累方坐府上,兵卫甚众,聂政直入上阶,刺杀侠累,因自皮面抉眼,自屠出肠。韩人暴其尸于市,购问,莫能识。其姊嫈闻而往哭之,曰:“是轵深井里聂政也。以妾尚在之故,重自刑以绝从。妾奈何畏殁身之诛,终灭贤弟之名!”遂死于政尸之旁」

该信息来源网络或网友投稿,采用请谨慎,涉及投资、理财、消费等内容,请亲们反复甄别,切勿轻信。据此操作,风险自担。http://www.nsgwd.com/35390.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