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永信电击的孩子们,是谁给他送去的?

我觉得,结合这半个多月来的互联网舆论看……杨永信先生大概要倒霉了。杨先生著名的网瘾治疗中心和电击,从道德和法律上,都是有问题的。这一点不言自明。然而其中的微妙处,得看一眼时间线:2007年9月29日,…

我觉得,结合这半个多月来的互联网舆论看……杨永信先生大概要倒霉了。
杨先生著名的网瘾治疗中心和电击,从道德和法律上,都是有问题的。这一点不言自明。然而其中的微妙处,得看一眼时间线:
2007年9月29日,杨永信因“在治疗青少年网瘾上的杰出成就”,当选山东省“首届未成年人保护十大杰出公民”。2008年2月,杨永信获山东省卫生厅授予的首届“感动山东健康卫士”称号并记二等功。2008年3月,杨兼任临沂市精神卫生中网络成瘾戒治中心主任,并开始对网瘾患者进行治疗。2009年2月,杨永信成为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的专家。2009年5月5日,杨永信入选山东省道德模范候选人。注意下面这个转折点:2009年7月13日,对于杨永信对其患者使用的电刺激治疗,因安全性、有效性尚不确切,且国内外尚无相应的循证医学依据,而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卫生部叫停。也就是说,2009年,他已经被看出不对了。
但杨永信所以还没倒,是什么在保护他,结合他前面这些所谓成就,原因想必不用我多说了。
八月,杨永信的事又被互联网翻出来。须知:王林倒台前,也是一系列事被翻出来。李一倒台前,也是一系列事被翻出来。在本朝互联网上,一个人或一个话题忽然被炒热得沸反盈天时,许多时候意味着:他要出问题了。我的私人猜度是:杨永信先生春风得意了那么几年,之后沉寂了几年,却还逍遥法外,是因为他背后有什么在支持他,保护他。如今事隔多年,再被翻出来,那是他背后的什么,没把握保护他了吧?多说几句。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土之上,限制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的自由权利,杨永信是没资格的。
别说他那个狗屁网瘾重心,即便是正规的精神病院,针对被确诊了精神障碍的患者,都有以下限制:
中华人民共和国精神卫生法(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令第62号)第五条 全社会应当尊重、理解、关爱精神障碍患者。 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歧视、侮辱、虐待精神障碍患者,不得非法限制精神障碍患者的人身自由。何况网瘾是否构成精神障碍,并无全国通行的标准。当年有所谓《网络成瘾临床诊断标准》,是军区总医院自己弄的,也不靠谱。又联合国《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中国1998年已经加入了。第七条规定:对任何人均不得未经其自由同意而施以医药或科学试验。所以,任何机构都无权限制任何所谓“网瘾者”的自由。限制了,还电击了,那就是违法乱纪。是谁在给违法乱纪的杨永信先生送牺牲品呢?
那群法盲家长。
《中国未成年人保护法》:
第十条 父母或者其他监护人应当以健康的思想、品行和适当的方法教育未成年人,引导未成年人进行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动,预防和制止未成年人吸烟、酗酒、流浪以及聚赌、吸毒、卖淫。没规定监护人可以制止未成年人上网,更没有授予监护人送他们去任何狗屁网瘾中心的权利。
第三十九条 已满十四周岁的未成年人犯罪,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其家长或者其他监护人加以管教;必要时,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监护人有权管教未成年人,前提是未成年人已经犯罪。而上网又构成不犯罪。即:未成年人有权拒绝父母送自己去网瘾中心或其他任何机构。父母强行送的,可视为违法。别说孩子爱上网,哪怕孩子一天24小时蹲在电脑前,家长都无权送他们去任何地方。
所以:送孩子去网瘾中心的一切家长,无一例外,都是法盲;其中相当部分,根本不具备监护人的资格。故此,杨永信先生及他的事业,是一群法盲监护人、一堆违法机构,以及背后某些执法不严的所在,联合出手的恶果。违法机构是恶,而法盲监护人则是蠢。
这里真正的核心问题是:
在中国,摆个摊要营业执照,开个车要驾驶执照,当教师要认证,当律师要认证。
然而当家长,当监护人,没有培训,不用考证,就上岗了。他们中相当部分,缺乏做监护人的智商、情商与知识。
每当有不适宜的举动,就用万能句子来回答:
“这是我们家事你们管得着吗?”
“我们自己的孩子我们都是为他们好!”
“我生的孩子我还不能管了?”
“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孩子就得碰运气。遇到好的父母,就天伦之乐;遇到糟糕的父母,认倒霉。总有些父母以“一切都是为了你好”之名,滥行自己的意志。而一旦出事,孩子们也没处说道理去——许多地方做了恶,脖子一缩,电了也就白电了,家长们也就忘了这茬,也许根本没意识到他们违法了。
一旦指出来了,也无非嚷一句:“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你跟他们讲逻辑,他们跟你嚷感情。这才是最可怕的。

该信息来源网络或网友投稿,采用请谨慎,涉及投资、理财、消费等内容,请亲们反复甄别,切勿轻信。据此操作,风险自担。http://www.nsgwd.com/35063.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