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本站广告、软文、业务合作QQ:2636444361

爆炸后的巴黎周末:镇静也是种力量

巴黎时间11月14日正午十二点,13区的托尔比亚克街。新闻上,仿佛巴黎血流成河,但这条街,以及国家路、杜尚路几条小街一起,还是一如往常。吃胖的鸽子继续发愣,摩托车和汽车慢悠悠行驶。如果不知道前一晚发生…

巴黎时间11月14日正午十二点,13区的托尔比亚克街。新闻上,仿佛巴黎血流成河,但这条街,以及国家路、杜尚路几条小街一起,还是一如往常。
吃胖的鸽子继续发愣,摩托车和汽车慢悠悠行驶。如果不知道前一晚发生了什么,仿佛就是个极普通的深秋周六午间。谢顶的中年人一路打着电话。白胖子和他的哥们相遇后拥抱微笑。带着四个孩子的非洲妇女一路纠正孩子“奶酪”的读音。国家路的越南粉店门前两个亚洲脸大笑着聊天,店主请他们进去,他们摆手,表示在等人:便在街口这么站着。
超市里的人流不比平常周六的人少,但也不多。每个人都似乎比平时买得多些:牛奶、水果、甜品,等等。一位年轻人,满脸雀斑,拿了一盒安全套;想了想,又多拿了一盒。
我以前写过的那家辽宁小伙子和北京大姑娘开的夫妻饺子店,依然在营业。大家聊天,感叹彼此叮嘱别走太远。
在拉德芳斯的朋友说,街上一切如常。大人带着孩子溜达,露天锻炼的人还在继续。她自己和楼下的阿拉伯老先生聊天,老先生把极端分子痛骂了一顿。
我后窗外有一个大屋,屋主大爷养两只猫,常放上屋顶玩耍。这天午后,大爷站到窗口,打开窗,抽烟,若有所思。猫就在窗台上发呆。
根据新闻描述,那天在球场外的爆炸声,是球场外街道旁的三个家伙制造的。他们企图进球场,未遂,只好就地把自己炸烂了。爆炸的地方,就在我排队入场(法兰西体育场H门)附近,是被安保对付下来的。我想起了H门那位让我把饮料喝一口、把饮料瓶盖扔掉的安保大叔,谢谢他和他的伙伴们。
后来回想,如果爆炸发生时,球赛立刻暂停,大家紧急疏散,会怎么样?不知道。所以比赛继续,安保力量到场控制,从结果看,听着很危险,但似乎还好。也许就因为比赛继续踢完了,大家才没那么慌张。人群总是从众的,骚乱容易传染。同理,镇静也可以传染。出事之后的第三天,街区很平和,不知道的,会以为就是平常周日。虽然人少了些,但大家还都在这么过——当然,是尽量不去人多的地方了。
国内亲友纷纷关怀前线状况,分析局势,痛骂极端分子,在巴黎的诸位则报平安,交流街区情况,彼此叮嘱不要去太远的地方,讨论如何去事发地献花,说哪个超市比较安全。后方有亲友觉得,巴黎已经成了座地狱死城,大家活在绝望与恐惧之中。但现实生活里,就像那天我从球场回家似的,日子还在继续,大家还在过呢。很平静,也许因为是大晴天的缘故。只是大家走路,比平时快了点——接近正常人走路速度了,巴黎人平时走路就太笃定。
镇静也是种力量。
最后解释下。
有人问我昨天那篇为什么不开赞赏?嗯,是因为那是报平安,不想就地发灾难财。
今天这篇不开转载,是因为昨那篇被摘录转载得实在让人眩晕了。

该信息来源网络或网友投稿,采用请谨慎,涉及投资、理财、消费等内容,请亲们反复甄别,切勿轻信。据此操作,风险自担。http://www.nsgwd.com/35007.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