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兴岳||清粼粼的灞河水

文学爱好者的创作平台散文/诗词/ 小说/ 情感清粼粼的灞河水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河,无论他走到哪里,走的有多远,离开的有多久,都不曾忘记自己心中的这条河;走的越远、离开的越久,越是牵挂这条河。我心中的这…

文学爱好者的创作平台散文/诗词/ 小说/ 情感清粼粼的灞河水
每个人心中都有一条河,无论他走到哪里,走的有多远,离开的有多久,都不曾忘记自己心中的这条河;走的越远、离开的越久,越是牵挂这条河。我心中的这条河是灞河。灞河,古名滋水,发源于我的家乡秦岭北坡蓝田县灞源镇麻家坡以北,全长109公里,流域面积2581平方公里,流经蓝田、过西安灞桥汇入渭河。春秋时秦穆公不断向外扩张,称霸西戎后改名霸水。后来在“霸”字旁加上三点水,称为灞水。我家住在灞河岸边上,我是喝灞河水长大的,灞河水养育了我,养育了我的祖辈,养育了我的父老乡亲。因为有了灞河水的滋润和护佑,我的祖辈和父老乡亲得以在这块土地上世代繁衍延续下来。我从19岁参军离开家乡,到去年回老家过中秋,四十年来,我的心没有一天不牵挂着灞河。灞河,我心中永远的母亲河。
灞河沿岸地势平坦,灌溉便利,农业发达。建国后,党和政府对灞河流域人民生产生活无微不至的关怀,政府投资,乡亲们以工代赈,在灞河沿岸修建了较为完善的集灌溉、防洪于一体的堤防系统,造福于沿岸人民。记得在我上中学的时候,1977年10月,县委、县革命委员会成立治理灞河总指挥部,组织沿河公社社员开展治理“百里灞河”大会战,沿河大堤,红旗招展,高音喇叭,响彻工地,民工们挖土石、拉架子车运砂石、喊着号子打夯,整个工地,热火朝天,一片繁忙的景象。据资料记载,那次大会战先后有12个公社、51个大队、244个生产队的3万多名男女社员,在41.6公里长的灞河两岸开展为期5个多月的治河工程,是建国后最大一次灞河治理工程。所有被抽调的民工,早出晚归,自带干粮,在公社大队统一组织下,修筑防洪大堤,治理百里灞河。我们小村庄二百亩土地全都在灞河岸边,靠灞河水灌溉,村里老少四百口人的生计全靠灞河水支撑。那次“百里灞河”大会战父亲和哥哥也都上了河堤当民工。小村庄土地肥沃,灌溉便利,北依县城,南临灞河,地缘优势十分明显,正是有了丰沛的灞河水的滋润和养护,有史以来农桑稻米果蔬,丰衣足食,安逸闲静与世无争。乡亲们生活虽说比不上城里人,但他们对自己现有的生活还是比较满足的。随着经济社会的不断发展,县城居民人口不断增多,县里为了保障城里居民生活吃菜的需求,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初确定城关公社的四个生产小队全部种蔬菜,我们小队便是其中之一。村民口粮由公家供应。一亩园十亩田。种菜的收益远远好于种粮的收益,乡亲们的口粮每月由公家供应,年底小队决算还分红。小村庄人的日子过的有滋有味。四十年前,当我在千军万马过高考独木桥被挤下来的时候,我仿佛觉得往日和霭可亲的乡亲,他们在用异样的眼光看我,我的心灵被一次次灼伤,那一年我刚刚十九岁,正是“诗和远方”的年龄,我不甘心像父亲那样一辈子种菜。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小村庄已经容不下我的理想。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那年冬季彺兵,我身心俱疲来到大队部报名参军。我坚信黄土地外面有更广阔的世界,我一定要走出黄土地,挣脱黄土尘埃的羁绊,越过秦岭的阻隔,走向远方。拿到入伍通书,换上新军装,我内心兴奋不已。黄昏,我一个人来到灞河岸边,凝望清粼粼的灞河水。小村庄终究没有留住我。然而,我在离开后的很多年中,灞河却像一副模糊的黑白照片,从未被记忆覆盖。
当年,河水清冽,潺潺不断。记得儿时,每年从初夏到深秋,母亲总是带着我到河边洗衣服。初夏时节,阳光明媚,灞柳含烟,随风飘荡,清粼粼的灞河水,慢悠悠的向西流去,像小村庄人悠闲散淡的性格,更像一幅烟雨朦胧的山水画。那时,母亲洗衣服很少用洗衣粉和肥皂,用的是老皂角树掉下来的皂角。来到河边,母亲选好地方开始洗衣服,我在母亲旁边检拾薄薄的小石片打水花、抓小鱼儿。太阳暖暖的照在身上,微风拂面,令人好不惬意。母亲洗完衣服后,用捣碎了的皂角沫给我洗头,我头发短,很快就洗好了,母亲也用皂角沫洗了她那乌黑发亮的秀发,更显光亮,散发出一种清香味来。上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小县城也兴起了大开发、大建设的热潮,一个个新建的工厂、一座座新建的居民小区,一座座新颖别致的楼堂馆所,如雨后春笋,拔地而起。小城一天天在长高,一天天变得漂亮。城乡农民也不甘心被大建设时代落下,祖辈居住的黄土屋陆陆续续被砖混结构的二层三层小楼房所取代。
随着小城新建的楼房一天天多起来,以前河道里最不显眼的砂子一时间“洛阳纸贵”。于是乎,河道从上游到下游,凡是有砂子的地方就有采砂场,整日机器轰鸣,车水马龙。沿河工厂向河道排污水,河水长年混浊,从早到晚散发出来的恶臭味,令人恶心。河水渐渐地小了,河道里长满了野草,种上庄稼,河道被两边田地挤成一条歪歪斜斜、杂草丛生的窄窄水渠。灞河千疮百孔,遍体鳞伤,灞河在呻吟。她就像一个混身长满疥疮、被全身病痛折磨得淹淹一息的老妪。灞河颓败之相一年甚似一年。我每次探亲回去探望她,心里都有隐隐的痛。有几年没有回老家了呢?变化恰恰是在最近这几年发生的。当我再次踏上南河大桥时,我见到的是老桥边又架起了新桥,河岸两边新修了沿河景观大道,两边高大密集葱翠的银杏树、梧桐树、槐树、柳树,以及叫不出名子的风景树、灌木、绿草坪和整洁的石板路、水泥路,让我眼前为之一亮,如今的灞河景观大道已成为人们悠闲、健身、锻练的好去处。老桥两侧河道修建了好几道橡皮管栏水坝,平时橡皮管充气栏水形成人工湖,湖面平静如镜,微风吹佛,河水荡漾着一圈一圈涟漪向远处散开去。
站在桥头,望着深蓝色的湖面,清粼粼的灞河水又重现当年的景象。堂弟告诉我,每年七八月份丰水期,满河水,丰水期过后,河心岛露出水面,绿油油的芦苇随风摇摆,许多知名和不知名的水鸟在河边湿地自由觅食,成群结队的野鸭带着毛绒绒的小鸭在芦苇荡游进游出。我和堂弟走过大桥,来到南岸天鹅湖广场,悠扬的舞曲带着新潮漂亮的年轻姑娘和小媳妇们转动着好看的身姿,大妈大婶们则纽动着有点发福的身体跳起了广场舞,唱歌的、拉琴的、散步的,一片轻松祥和的氛围。堂弟说,前几年这里新建了天鹅湖小区,随后又建起了这个天鹅湖广场,每天清晨和黄昏,来这里玩的人很多,这里靠河,空气新鲜,现在咱们村里人的生活和城里人已经没有什么区别啦。我站在灞河岸边大堤上,河水清粼粼慢悠悠的向西流去,这是我多年前熟悉的景象,河面平静而淡定,河心岛湿地绿油油的芦苇,随着晚风吹拂发出了沙沙沙的声音,灞河又重现昔日的青春活力。那一刻,我深深的领悟了灞河的温情与柔韧。灞河,她有着宽大包容的胸怀,她咽下了历史所有苦难。如今,清粼粼的灞河水一如既往地荡漾着,缓缓的向西流去,慷慨地滋养着沿岸人民,她终究要走出黄土地,经过渭河流入黄河而汇大海。
作者简介
乡土蓝田作者:黄兴岳、男、汉族、陕西蓝田县人,大专学历。十八岁投笔从戎,二十二载军旅生涯,历经百万大裁军,辗转野战、守备部队和军分区部队。陆军中校退役。乌鲁木齐陆军学院学习军事,长沙政治军官进修学院学习政治。地方单位工作十六年。多年以来从事机关办公室工作,1次起草副省级领导讲话材料,1次起草伊犁州向国家住建部等四部委专项工作检查汇报材料。数十篇新闻、通讯、调研报告等在本行业国家级及州级报纸和刊物发表。州级报纸发表散文近10篇。
乡土蓝田平台投稿简介
1、投稿邮箱1243809605@qq.com,也可微信13759963715联系平台小编投稿,题材以小说,散文,诗词,古文,乡土,情感等文学为主。
投稿文责自负,要求300字以上,【投稿前请仔细完善作品段落,字词引用,并附上作者简介及照片】,作品原创首发请注明,作品如有抄袭永不录取,作品一周内没有发表请另投别处。
2、《乡土蓝田》已开通头条号、企鹅号等各大平台,并同时推广投稿作品,是书写乡土、寻觅交友的方便平台。
3、平台作品中图文来自网络的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
平台小编 :张勇【网名:草根牧羊】
微信:13759963715
平台群主 :陈通【笔名:张奋斗】
微信:wxid_cu6y5zxnsgqz21
平台宗旨:搭建一方乐土,实现文学爱好者的梦想!

目前1000+文学爱好者关注并加入我们
往期作品展示
张天正||蓝田县蓝关古道.发现又一巨型摩崖石刻
刘新锋||辋川—一帧梦乡里的插图
臧兆林||忆父亲临终的那几天
王件件||小诗一首【一片苍白】
兀安邦||洩湖镇兀家岩的兀姓从何而来?
段利红||乡愁也许是那一缕缕炊烟
靳洪涛||蓝田葫芦岔一个值得去的地方
曹卫军||我爱咥家乡的面
张勇||蓝田饸饹
何宏远||父亲的背影
张安生||城墙往事
杨高利||夏夜忆母爱
武文||我的根在辋川
蓝田村史||前卫镇陈庄村
靳栓岐||普化景靳村史
—乡土蓝田平台—
长按二维码关注
创作不易,欢迎鼓励点评!

该信息来源网络或网友投稿,采用请谨慎,涉及投资、理财、消费等内容,请亲们反复甄别,切勿轻信。据此操作,风险自担。http://www.nsgwd.com/34128.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