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方文化之病 —-说说英国脱欧及美国大选

英国脱欧与美国共和党川普的上台,欧美一片惊呼,国内自由派如丧考妣,十分可笑。惊讶源于无知,是时候反思近代人文及后现代主义了,无论欧美自由派还是保守派。当然,指望中国特色西化派反思是基本不可能的,他们本…

英国脱欧与美国共和党川普的上台,欧美一片惊呼,国内自由派如丧考妣,十分可笑。惊讶源于无知,是时候反思近代人文及后现代主义了,无论欧美自由派还是保守派。当然,指望中国特色西化派反思是基本不可能的,他们本来就只会照抄,以做西方学生为荣。他们从不会去真正地做学问,也只能骂骂川普,骂骂民粹,如此而已。 (一) 英美此次大变,是欧美近代人文局限/病灶的爆发,是保守派对自由精英的消极抵抗。这不止是左右政党的轮替,也不止是具体经济政治政策的分歧和对立,更是文化共识的撕裂和消失,这才是问题的根本。如果不能从文化上认识问题,不能从文化的高度去根本应对,撕裂就不会终止。 西方近代人文有根本问题(参《再论中西文化》)。简单说就是:1,在反宗教中世纪专制背景下,启蒙运动反宗教反专制,以自由主义、个人主义为主要特征,求解放求自由民主。2,启蒙运动是不彻底的,有大局限:同构于基督教。没有形成系统,很琐碎。 极端化。极端化是文化传承的常见现象。保守派比祖师更保守。自由派比祖师更开放。看看儒家两千年,基本是这样。自由派也如此。因启蒙运动琐碎,驳杂,故收拾不住,有后现代主义兴起,其实是一脉相承。 人应有敬畏,自由有边界,这就是道德,而不应只是法律。道德是自由的边界,自由是砸掉枷锁,而不是扔掉衣服。启蒙运动虽就文化格局言有大局限,但大方向和作用不错,可以说是砸掉枷锁。而后现代,就是要脱掉衣服,走向动物。 西方民主派,这种极端化也很严重,经过几十年发展,早已突破道德底线。右派共和党基本还是启蒙运动的格局,但左派民主党及所谓精英更多的是后现代格局了。这次,他们终于突破人们的常识和忍耐底线。于是,民主党黯然退场,中国特色西化派一时目瞪口呆,不知所措。 能不能在文化根本上反思后现代,甚至反思启蒙运动,这是一个契机。能不能重构美国立国根本,这是美国能否制止走向衰落,重新复兴的根本。 (二) 只是这次英美保守情绪的展示,更多的还是本能和常识层次,没有达到文化高度,当然离文化整合和发展更有天壤之别。他们还和左派共享着启蒙运动的基础,这次变化能不能变成反思文化的契机,但愿如此,不过很难。共和民主党之争,主要还只是具体政见(经济政策)之别,离文化/道德重建,离构筑文化共识基础,让左右共进一步,还有大差距。这样当然不可能根本致胜民主党。 文化病了。民主党的政治正确正摧毁立国之本,川普的孤立主义已经拉上了退守之门。它不再有理想,这是美国衰落的表征。 川普派反对民主派的政治正确,只是更务实利。既然叫政治正确,就说明根本没有反击之道。格局如此,所以民粹话语就在所难免,这也是精英们骂民粹的原因。 所谓政治正确,就是还没达到文化正确。既然承认是政治正确,就还没有制胜之道。这个道是什么,就是道德,就是文化。无论保守派还是民主派,如果不能走出近代人文的格局,走不出启蒙运动的局限,他们的未来就只有迷惘,不问可知。 (三) 当然有经济问题,触发这次变化的一个主要动机,是全球化大潮。 全球化首先是资本和企业的全球化,这对全球经济发展有利,也有利于全球政治一体化。但全球化的分配格局必然会影响发达国家的就业。影响一国内部财富分配格局,二次分配压力会很大,这影响国家的竞争力,故分配失衡压力会很大。这是资源成本/劳动力成本国际自由竞争的必然。 全球化当然好。理想是美好的,如何妥善地达成,这比理想本身更难,更根本。没有现实基础的理想,如果去硬推,基本就是悲剧了。全球化大潮是无可阻档的,盘整一下再上路吧。 这当然也不止是经济问题。全球化对世界有利,不过西方已经无法驾驭了。左派的幼稚导致了英国民众公投脱欧及美国的大变化。流行了二三十年浅薄的历史终结说,销声匿迹了。 经济一体化,没有政治一体化的推动和保障,它能走多远,这是个问题。政治一体化的前景如何?如何务实有效地推进?没有新文化共识以凝聚世界,政治一体化可能吗?这个问题太大了。 共识凝聚世界。宗教不可能了,西方近代人文的局限问题已经暴发,那么靠什么凝聚共识?当然是伦理/道德,也就是价值观。除了讲仁义礼智信,凝聚了几千年中国人这么超大共同体不散的儒学,实在想不到第二种可能性。 只要真正深入地做学问,就自然会回归儒学。近代人渐归于儒学,这也是必然的。 (四) 民主派所谓的民粹的胜利,愚民的胜利。说明他们还没认识到自己的幼稚和错误。只要想到,川普首先是共和党内选出来的,而后才是民众选出来的,就不会如此幼稚了。 民主派的政治正确,根本就不正确。前面说了极端化问题,后现代思潮/民主派走得太远了。在没有系统的现代人文构建以前,这些三流自由派精英只能越走越远,直到头破血流 简单举例说说自由派: 1,性别差异问题。 民主党在推动男女同厕,同性恋问题等等,在致力于消灭性别差异。性别差异是天然的,是人道,是天道。人,发展是顺应自然,顺应自然之道,就是要守住人道。男女,如何在家庭,夫妇,父母,儿女之间,最好地定位自己,这是讨论的不变之道。 基督教就有反家从教的问题,启蒙运动的个人主义/自由主义也继承了这个毛病,后现代就更极端化了。怎样对待家庭,这是评定一个文化的根本原则。现在有个现象,受教育程度越高,生育意愿越低。这一定是教育内容出了问题—近代人文之病处处可见,只是学者们自卑到不敢去思考罢了。 西方近代人文还会有问题吗?美国欧洲老师还会有问题吗?他们就是宇宙真理,我们的一切问题,就是我们学得还不够象——这就是我们的中国特色学者。 如果所谓的文化发展,违法了自然之道,那就一定是邪恶的。无论是叫人定胜天,还是叫自由解放。 看看美国单亲家庭的数量,一切就不必再说了。这么多孩子是在单亲家庭中成长的,这不是水深火热是什么?生活,只是物质条件吗?当然不是。文化病了,很可怕。更可怕的是,认识不到问题,之只能越走越远。 网络资料:美国1960年时人口普查,只有9%的孩子来自单亲家庭,而2000年人口普查时,这个比例增加到28%。我们只是时代的玩偶,随波逐流。从十分之一到近三成,只用了四十年,后现代思潮造的孽太大了。谁能拯救?精英们正在兴高采烈地玩乐。 2,对伊、利战争问题。 萨达姆、卡扎菲当然不义,但他们压制了宗教极端主义。如果你推翻他们,结果宗教极端主义得势,又以宗教自由自限而无所作为,这就很可笑了。到底是世俗独裁不义还是宗教极端主义不义。如果你推翻了世俗独裁,你就有责任压制住宗教极端诸派。 3,叙利亚难民问题。 难民问题,是英国脱欧的一个导火索。人们在指责英国人的自私,其实不知道自己政策是严重错误的。 欧盟诸国到底有多大的接收能力?接收之后如何融合。你自信可以改变极端宗教信仰么?将来会发生什么?受苦的当然不是制定政策的所谓精英。还好,英国可以公投。 如果以道德论,接收难民是人道。那么那些离不开战乱国家的人是不是要接过来?他们的人道苦难可以无视么?为什么只接收到岸的难民?还是说让老天在苦难的逃离路上筛选一次,这样存活下来的才是有资格的? 不是人道关怀不对,而是做法太笨了。以欧美之力,如果只安置逃来的难民,这既笨有极不负责。 负责的做法是,尽快实现乱国的稳定。这样才能安民。短期接收难民可以,安国安民才是根本之道。 没兴趣具体讨论太多,到此为止吧。 (五) 道德是自由的边界。自由是砸掉枷锁,而不是扔掉衣服,我们不要走向动物。 能不能在文化根本上反思后现代,甚至反思启蒙运动,这是一个契机。能不能重构美国立国根本,这是美国能否制止走向衰落,重新复兴的根本,也是世界之福。在文化问题没有根本解决之前,新共识不会形成,它只能向后退,继续撕裂。 世界已走到转折点,美国精英们正在兴奋地争取进女厕所的权利。 美国这头狮子正在睡去,它是叫不醒的。

【东方文化号】

【东方时代环球时事解读】


该信息来源网络或网友投稿,采用请谨慎,涉及投资、理财、消费等内容,请亲们反复甄别,切勿轻信。据此操作,风险自担。http://www.nsgwd.com/156.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