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史 | 上海市中心竟有古城墙?阿拉上海人都不晓得

点击上方“社会科学报”关注我们古城墙——让人吊古怀旧、获得新知、求得启示之地。原文 :《古城墙走进新时代》作者 |上海市固定资产投资建设研究会 杜静安图片 |网络深厚的历史体温上海古城墙目前尚存三处,…

点击上方“社会科学报”关注我们
古城墙——让人吊古怀旧、获得新知、求得启示之地。
原文 :《古城墙走进新时代》
作者 |上海市固定资产投资建设研究会 杜静安
图片 |网络
深厚的历史体温
上海古城墙目前尚存三处,一处在原川沙县现为浦东新区新川路上的古城公园内,一处在原嘉定县现为嘉定区的护城河畔,还有一处在上海老城厢的大境路及露香园路一带。因为邻近闻名遐迩的豫园,每天游人如织,故大境路及露香园路古城墙格外引人瞩目,但深究者寥寥。
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我购票参观了大境路古城墙。此处又称大境关帝庙,现为上海道教协会驻地。经过修缮后的古城墙长约50米,建在城墙上的三层楼阁蔚为壮观。这里,曾被明人列为“沪城八景”之一。道光十六年(1836年)建立石牌坊,总督陈銮题额书“大千胜境”,后此处遂称“大境”。
阁前城墙上赞扬关帝一世为人的“信义千秋”石匾,大殿内供奉的关帝、财神和月老的塑像,城墙上存留的炮台、垛口、旗杆及石牌坊均与资料上介绍的完全一样,唯独小院子花坛边的一大堆灰色砖块没有解说。
我一眼认出这就是明清时期的大城砖,是以前举办“老城厢史迹展”时的展品还是修缮城墙的备品抑或复制品则不得而知。工作人员见我对大城砖兴趣浓厚,便建议我到露香园路古城墙那边再去看看,说那里的古城墙部分是裸露的。从大境路到露香园路走路仅五六分钟就到达了,这两段神奇的古城墙原先是相连的。我有点心潮起伏地伫立在露香园路开放的长约70米且双排墙体的大城砖部分是刻意裸露的古城墙边。那些泛着土黄色似有点碱化的断墙残壁内的大城砖,常年露浸雨淋,好像已经风蚀,但却能从磨损的肌理中透射出岁月的沧桑。
这里是原黄浦区妇幼保健院的旧址,2005年旧区改造时被意外发现并在原址上精心复建并进行遗址保护。深情抚摸古城墙以及配套介绍古城墙遗迹的石碑和名牌,如同在抚摸岁月的纹路,我感受到了古城墙散发出的深厚的历史体温。
筑城防守
元至元二十八年(1291年),上海建制由“镇”为升格为“县”,从此成为当时的地区政治、经济、文化中心。在二百六十余年的太平盛世期间,上海周围并没有修筑城墙,其主要原因是当时统治中国的蒙古人为了防备汉人的反抗,尽毁天下城垣,这些马上长大的蒙古骑兵最头痛最忌讳的就是汉人的城墙,所以终元之世上海一直未建城墙,也正因为没有城墙设防,给了倭寇可乘之机。
据《同治上海县志》记载,上海光在嘉靖三十二年(1553年)上半年就被倭寇烧杀劫掠、焚毁民房五次之多,子女玉帛等损失惨重。这就是不建城墙,不设防范的严重后果。“是年六月贼去,乃议筑城防守。”挺身而出、急切奏请皇上批准修筑城墙的是邑人(城里人)顾从礼,系嘉靖巡视承天。他带头捐谷四千石,作为修建小南门的费用,众人纷纷仿效。在相隔四百多年之后的1993年,顾从礼的墓葬在上海市区打浦路出土,竟然尸身未腐,消息一时轰动海内外。有人说,正因为顾从礼当年做了筑城的好事,所以好人有好报,老百姓不会忘记他。
据《同治上海县志》的《守城记》记载,奏疏获准后,“遂即在十月兴工,十二月完成”。仅用三个月时间就筑起了一道城墙,可见速度之快。不过这城墙是“版筑成城”的,就是两面用木板夹住,中间用填土夯实成一道土城墙,后来城墙外侧采用石灰浆切筑,内侧使用水泥混合砂浆切筑。大城砖系黏土青砖,主规格为长390mm、宽200mm、厚80mm,明显大于一般的砖头。明朝一律采用一顺一丁切筑法(清朝采用三顺一丁或五顺一丁切筑法),这在当时属坚固实用。
城墙筑好之后,巡抚按察使奏请皇上设立海防机构,并推荐有战功的六合县一把手董邦政,提拔他到按察使衙门辅助办事,专门管理海防事务。次年刚过完元宵节的正月十八日,城墙筑成才一个月,倭寇又进犯上海了。但上海今非昔比,董邦政以不多兵力,高据城墙固守,首战就显神威,众贼竟久攻难破。嘉靖三十五年夏,倭寇又有一次围城,但守军依墙有效抵御,使全城固若金汤。上海城墙的初建,就伴随着这么一段可歌可泣的历史流传下来了。
抗倭名将董邦政
到了明万历二十六年(1598年),城墙被加高五尺,并加固了城墙的东半圈。明万历四十六年,又增修了另外半圈,才彻底解决了城墙高度及因风雨冲刷引起的牢度问题。据《同治上海县志》记载,在筑城的一百多年之后,上海城墙的规模是“周围凡九里,高两丈四尺”。今天的人民路长2267米,中华路长2962米,两者相加等于5229米,如换成市制的话,约十里半长。这一圈环线就是原来城墙的位置,和人民路及中华路的长度基本相符(差异主要是后来拆墙筑路时稍作绕行所致)。人民路,人民的路;中华路,中华的路。岁月流转,古城墙变为马路,一直与黎民百姓息息相关,血脉相连。
1843年上海开埠后,随着租界市政建设的日新月异,交通繁忙,城墙日益成为上海步入近代化的障碍。辛亥革命后城墙被拆除,县城与租界及城外华界连成了一片,为上海成为“东方巨埠”扫平了道路。城墙到此寿终正寝,完成了历史使命。
上海古城墙,包括川沙古城墙、嘉定古城墙以及大境路和露香园路古城墙,曾不仅是屏障,也是纽带;不仅是名胜,也是家园;不仅是古迹和景观,更是当代特殊的博物馆和大课堂。它的功能之多样、价值之多元,远超一般人的想象。
上海古城墙见证了我们的先辈,坚决守卫上海这片土地的光荣历史。物质的城墙可以拆除,但思想的城墙永远不可拆除。这是我们中华民族识路地图上的印记和徽号。今天,我们有责任保存好这张识路地图,并将它交给我们的子孙后代,交给我们的未来,交给人类命运共同体的世界。
文章原载于社会科学报第1664期第8版,未经允许禁止转载,文中内容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报立场。
拓展阅读
文史 | 海派美术:江南文化的一枝奇葩
方志 | 上海市方志馆建设,迎来又一春
观点 | 杜维明:“上海价值论”,一种源自上海文化的自信
长按二维码关注
社会科学报
做优质的思想产品
http://www.shekebao.com.cn/

该信息来源网络或网友投稿,采用请谨慎,涉及投资、理财、消费等内容,请亲们反复甄别,切勿轻信。据此操作,风险自担。http://www.nsgwd.com/1464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