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色高原》观后一/村夫也许因为今天是本

《铁色高原》观后一/村夫也许因为今天是本年的最后交易日,今天又是周末,所以有闲心,碰巧留意到了电视预告,今晚加播两级《铁色高原》,很幸运,这是最后两级!很讨厌,所有的故事片都要有煽情的内容,尤其是最后…

《铁色高原》观后一/村夫也许因为今天是本年的最后交易日,今天又是周末,所以有闲心,碰巧留意到了电视预告,今晚加播两级《铁色高原》,很幸运,这是最后两级!很讨厌,所有的故事片都要有煽情的内容,尤其是最后临近最后结局的时候,《铁色高原》也不例外,狗日的,害得我热血冲顶、胸口发堵,脑袋虽然一片空白,可是泪水却禁不住的涌出,竟然搞得俺无语凝咽!真不争气、掉面子!但是最后一幕编的并不好,当白发苍苍、身患绝症的秦群来到烈士陵园、逐个抚摸战友的墓碑的时候,他不应该哭,虽然俺哭了,但他绝对不可以哭,这决不是因为他是一个垂暮之年的老者!更不是因为这是个“很俗”的结局!不过,就结局本身而言,它的确是个意料之中、并且是我所熟知的——更多人牺牲了,任务完成了,铁道兵离开了他们奋斗过的地方,正如剧中所说:“他们留在那里的不仅仅是横贯大江南北的铁路,还有热血、生命,以及他们的青春,和生命中大部分的记忆”(大意);又过些年,铁道兵改编退役了,他们脱下了象征军魂的军装,然后成为普通的工人;再过若干年,一部分还活着的老者,回首往事、追忆战友,自然唏嘘不已!这无可厚非,因为那是战友们的热血和生命,还有他自己的青春,以及生命中的大部分记忆!当战友牺牲的时候,他们哭了,应该哭!那是手足之情,血脉相通!怎么不当哭呢?那该是一种撕心裂肺、痛不欲生的号啕大哭才对,那该是感天动地的、军人悲壮的宣泄!当离开那里的时候,他们也哭了,应该哭!千百血肉之躯、终铸钢铁长城,怎能不哭呢?那该是激动的热泪,虽然缅怀倒下的骨肉,可是人终胜天!那该是一种带有幸福的痛!该是军人豪壮的泪水!当脱下军装的时候,他们又哭了,应该哭!那不仅仅意味着告别激情燃烧的岁月,军装更代表着他们的军魂,是他们生命中最宝贵的东西、是精神上全部崇高的信仰,怎么不当哭呢?正如剧中所说:“脱下了军装,让军魂留在心中”!但这时候的哭,该是无声的,因为它太复杂,有留恋,也有无悔的自豪吧!但当一个军人老了的时候,在回首往事、追忆战友的时候,我以为他应该是笑的,虽然,那笑中可能带有泪水,但那泪水中的眼睛应该是带有自豪、带有激情、应该是光芒四射的!不是么?这涉及到一个老军人如何看待青春、如何对待历史,以及一个军人的荣誉、信仰!所以,我说他那一刻不应当哭!或者说,至少不应该泣不成声、满是怀念的悲伤!对于很多人而言,这段历史太远了,对于现在的青少年,《铁色高原》则更是一个纯属虚构的故事而已!因为这是很久很久以前的故事了,再加上选择的场景很美丽、演员很年轻、服饰也比较新、艰苦的环境或者困难刻画的并不到位,再加上有些浪漫的爱情,所以观感上很难使人与那个逝去的年代联系上(这也是这个电视剧的一个败笔)。或许,在剧中再多些引用老的电影(记录)剪辑片段,或者在片尾巴的时候陈述大致的历史记录数据,也会让人们真切的感受到回到过去。最重要的,对于如何看待那段历史,以及人们该如何对待青春,无论剧情或者旁白,都有着严重的缺失。至少,在我看来是如此!因为,那些人离我并不遥远,只是属于另外一个类群,那就是建设兵团,我的生长地所在。而这,也是此片感动我的主要原因。铁道兵的成立,是在解放战争胜利之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的时候,为了安置部分部队,更为了建设新中国而成立的。类似的,在抗美援朝结束之后,为了安置大批(50万)转业官兵,也为了祖国的边疆建设,而成立的建设兵团,主要是新疆建设兵团、黑龙江建设兵团、海南建设兵团(?不确定)。和铁道兵一样,建设兵团的很多人也是离开了硝烟弥漫的沙场、百死一生的凯旋而归,又立即奔赴偏僻、穷困、艰难的边疆,为了祖国的富裕、繁荣而贡献了一生。南有酷暑,北有严寒。现在的海南风光无限,可那时候是蚊虫孳生、疟痢多发的热带雨林;如今新疆的美丽绿洲,也曾经是戈壁上的地窝群而已;至于黑龙江,人们似乎只记得肥沃黑土地的北大仓,却忘记了当年的开拓者,是如何躲在四面漏风的木栅栏里,在寒冬雪夜里与牛羊挤在一起。新疆的一片绿洲至少要十年才能长成,并且要确保没有被严寒、干旱、烈日、风沙损毁;黑龙江的农田水利,则要人们在每个严冬里用铁锹、镐头去修建。所以新疆的老兵团人,大多人的面孔和双手,都象千百年风沙造就的雅丹地貌,而黑龙江的老男人们大多肩膀上都和我父亲一样,有着扁担磨起来来的肉包。在那个时候,死亡是常见的,其中一些人迷失在沙漠里、渴死在戈壁滩,一些人则深陷沼泽地眼睁睁的活埋,还有一些人死于饥饿或者疾病,另外一些人则热死或者冻死。和铁道兵一样,很多单身军人把生命留在了那片奋斗过的土地,但很少有烈士陵园去纪念他们,甚至有些人已经被人们遗忘,和他们的坟墓一起消失在青山上了。类似的开始、相近的过程,就连结局,两者也没什么不同。如今,除了新疆兵团仍旧保留建制外,黑龙江与海南兵团则在上世纪的七十年代就已经脱离军制、该为农垦系统,在承包制实行之后,就基本上和普通农村一样了。当然,其中也包括无数的战斗英雄,记得狼牙山五壮士中的一位幸存者就在黑龙江的农垦兵团里。时过境迁,几十年之后,这一切都和大多辞世的当事人一起,成为了历史、变成尘封往事,只是个别的高寿老者,或者某些学者才会经常想起这些。如果不是这些纪念电视剧出现的话,就连我们这一代,也会在埋首于生计忙碌、或者陶醉在缤纷现世里,完全忘记,那一切,其实曾经与我们很近。在回首那段历史的时候,很多人看来是伤感的,是不幸的,还有部分是荒唐的,生活的艰苦、观念的愚昧、青春的无闻、爱情的丧失、错误的原则、无谓的牺牲,尤其在现代的青少年眼里,那全部是悲哀,是历史和时代的错误而已!我曾经也这样以为。记忆中的童年生活,总是离不开对于馒头和米饭的渴望,更不用说半个咸鸭蛋;上学时接了好几圈的旧裤子或许还可以接受(习惯就好),因父亲而受到的委屈则总是抹刷不掉;少年的时候看到无数的人为了曾经的委屈而艰辛的诉求公正;中学的时候则在一帮曾经风光的江南才子麾下了解什么叫清贫;考大学的时候所有的子女都期望远走高飞,不仅仅是荣耀,更多的是想知道神秘而遥远的祖籍究竟在哪里!就业的时候,我们开始对故乡有着共同的困惑、迷失,此外则是耳闻儿时伙伴有关农田的消息。离开的时候黑龙江已经普遍的推行合同工和承包制,所有青年人都不再有国家职工的身份,面对没有保障的未来,加上改革之初的迷茫,似乎一切都是委屈。所以我曾经说过,一段重要的历史,不仅仅会影响那一代人,其实在现实生活里、以及内心深处,它都在影响着我们这一代,甚至还会影响到我们的下一代。那种价值观念的错位、以及故土乡愁的迷失、没有家族只有一个人走世界的孤独,都曾使我抱怨不已。可是多年以后,走了很多地方,也走过了人生一大部分的时候,我终于明白其实那种悲观的看法是错的。

该信息来源网络或网友投稿,采用请谨慎,涉及投资、理财、消费等内容,请亲们反复甄别,切勿轻信。据此操作,风险自担。http://www.nsgwd.com/1129.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