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提醒:本站广告、软文、业务合作QQ:2636444361

我是机器人谁是吸血鬼?/愿逐月华流照君自

我是机器人谁是吸血鬼?/愿逐月华流照君自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我就清楚的明白自己的使命——为他而活。冷漠孤傲的男人很少说话,所以没有人告诉是谁创造了我,是谁给了我生命,给了我思想,给了一个机器人跳动的心…

我是机器人谁是吸血鬼?/愿逐月华流照君自睁开眼睛的那一刻起,我就清楚的明白自己的使命——为他而活。冷漠孤傲的男人很少说话,所以没有人告诉是谁创造了我,是谁给了我生命,给了我思想,给了一个机器人跳动的心。他不说,我也不问。黑色礼服是他最普通的衣裳,宽大的斗篷包裹着那修长的身体,苍白的脸色是他健康的象征,血红的唇在夜间更显出艳丽真色,顺畅的金发配上灿若繁星的明眸,勾勒出一张精致的脸。除了美艳,我的词库里搜索不到其它的词来形容。古老的城堡里,我像见不得光的幽灵,日夜跟随在他身边。他坐在窗前沉思时我伏在他的脚边,他到阳台去赏月观花时我捧着酒杯跪在身后,只有在他出门的时候,时间才属于我。但是,我没有事情可以做,只能坐在门口等着主人回来。大部分时候我很快乐,因为可以跟在他的身边,但是偶尔也会难过,比如说他每夜带着漂亮女人回来时,看着美丽娇艳的女人热情洋溢的攀着他的脖子,胸口就会有种奇怪的感觉。他冷漠的脸也只有在这时才变得生动,他会笑,笑的很美,惊心动魄的美,但不是为我。所以,我不再到门口等他回来。只有在他打响指的时候出现。慵懒的仰在床上,女人却不见了,满床的凌乱,有洁色的羽毛和红色的血。每次女人消失后他的表情都很奇怪,在我收拾床铺的时,他也只是静静的躺在那里,静静的呼吸,静静的瞪着天花板。他不说,我也不问。虽然我很好奇。日子仿佛是静止的,女人却从不间断。阳台的落地窗半开,纱帘被风拂动,外面残阳如血,他却丝毫没有起床的意思,裹紧了斗篷半卧在那里。我缓缓收拾着地上散落的衣衫,耳畔传来磁性带有魔力的声音,“到这里来。”“是的,主人。”跪到床边,手却被更冰冷的手拉住,“到上面来。”削瘦的脸微侧,他探出半个身子把我沉重的身体抱上床,我不安的躺在床沿边上,他坚毅的唇间划了条完美的弧线。展开斗篷把我包裹在身边,大而冰冷的手握住我同样冷的手,他仰视而笑,“你要永远陪着我。”“是的,主人。”不明白他要做什么,但是程序不允许我有任何背叛。我也不想去背叛他。我只为他而活着。“一个好女人,不是永远的服从,要学会如何去爱。”“是的,主人。”可是我只是个机器人,没有思想,没有灵魂,没有爱,我只会服从。他笑了,削瘦的下巴上有个浅浅的笑纹。很漂亮,是为了我。“我们是两个世界的生物。”他说。我想问,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要大声的问,想要知道他的名字,可是——时间到了。“快起床!”老妈叫醒了我。我摸着冰凉毫无感觉的右臂——贴着他身体的右臂,努力回忆他的样子,却只是一片模糊。只记得他的冷漠,他的孤傲,只记得他的落寞,记得他手的冷凉,只记得他不可抵抗的魅力,我却记不起他的样子。我为他而活,只为他而活。他不说,我却想问。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问他,“我们不是同一世界的生物,为了这同样的寂寞,我可以爱吗?”如是可以,我愿意永远永远陪他身边。我永远的主人。

该信息来源网络或网友投稿,采用请谨慎,涉及投资、理财、消费等内容,请亲们反复甄别,切勿轻信。据此操作,风险自担。http://www.nsgwd.com/1124.html

为您推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email protected]

工作时间:周一至周五,9:00-17:30,节假日休息

返回顶部